禪修讓人生格局開展

禪修讓人生格局開展

我在專注明心脈輪時,忽然有股暖流通過,而且心中充滿法喜,許多煩惱與負面情緒都放下了,此時我才了解,原來大腦思緒和內心感受是大相逕庭的。如果修行是跟著大腦意識走,一定會和跟著「心」走,截然不同。

文、圖/蔡騰緯

我是在大學三年級時,參加台大禪學社而入門禪修印心佛法的,至今已3年多。

當初會來禪修,是想向內尋找心靈,因為當時的我,是個負向思考的人,每次遇到困難,大腦想的都是負面的事,雖然對自己的人生也有夢想和抱負,但總是提不起勁,缺乏具體行動;面對大學即將畢業的人生轉折,更是充滿不安與擔憂,因此想要尋求身心安定的方法,同時也希望藉此更認識自己,了解內心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恰巧此時,有朋友向我介紹禪學社的活動,我便加入了,自此開始我的禪修之路。

我一入門,就同時參加學校禪學社的社課,及悟覺妙天師父在禪修會館的專修講座。

老實說,剛開始上課時,我唯一的感受,就是腳的痠麻痛。雖然每次上完師父的課,內心仍存有許多自我想法,也依然會用自己的意識判斷事物,但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上課,我慢慢打開了自己的心,放下舊有的成見,就這樣,我發現自己在禪定上,開始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記得大約1個月後,有一次,我在社課專注明心脈輪時,忽然覺得明心脈輪有股暖流通過,整個身心都相當舒暢,而且由內而外,還有一種法喜充滿的感覺,這種感覺是自然而無為的。當晚回到宿舍後,心情格外輕鬆,許多煩惱與負面情緒都放下了。

經過這次經驗後,我才了解,原來大腦的思緒和內心感受是大相逕庭的,所以在修行路上,如果是跟著大腦意識走,一定會和跟著「心」走,截然不同。

此外,我還發現,禪定對生活和家庭等各方面,也是助益良多。平時,我都住在學校宿舍,只有假日才回家,但以前的我,經常是把家當成旅館一樣,就算回到家,也是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極少主動關心家人及家裡所發生的事,可是,就在師父教了名色脈輪以後,我學會了感恩之心。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回家,看到媽媽正在做家事,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油然而生,似乎就是從名色脈輪發出來的,那種感覺很深沉,很靠近內心。

此後,我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個時刻,也嘗試邀請家人一起禪修,目前我的妹妹正在文化大學禪學社和台北士林禪修會館共修。對此,我的心中充滿感恩,深深覺得,師父的法真的很有力量,可以幫助自己和家人,讓家裡的氣氛更和樂、也更圓滿。

禪的格局是宇宙大愛,當我禪修得愈久,就愈有這種體會。師父教我們要六度萬行,要行無相布施的接引功德,這讓我學會要有善心、愛心和慈悲心;因為每一次與他人接觸的機會,都是一種磨練與成長,而透過這樣的接引,也可以把正法的正能量傳遞給對方;像這些都是我的收穫。

我隨著社團一起去招生,並學習如何輔導、照顧社員,過程雖然辛苦,卻讓我學會放下自我,更趨近於無我。在每次接引活動後,內心都會有股穩定的力量,不但讓我有更多開悟,也焠鍊了我的堅定之心,可以勇於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困難。

對身為學生的我而言,課業和研究是最大的考驗。以前我總是把課業視為人生的全部,每次考試都要花費大量時間準備,而且容易緊張,覺得壓力大。

但禪修以後,我漸漸發現,在準備課業、做研究的時候,如果是以「利他心」出發,期望自己的所學,能在未來為社會帶來貢獻、造福更多人,就能把壓力轉為源源不絕的動力,進而無所畏懼。我知道,這是因為自己的格局打開了,心胸變寬廣了,當然內心就更安定,而不會緊張。

總而言之,禪修帶給我的改變,不是三言兩語能道盡的。在修行的過程中,我一直很感恩妙天師父的無私賜予,讓我的生命有了不一樣的成長和蛻變。未來,我也期許自己能有更寬廣的愛心,以及更堅定的信心,去愛更多的人,接引他們來一起禪修,共創地球佛國。

蔡騰緯小檔案

年齡:26歲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研究所博士班
現職:學生
修行:2013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北仁愛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