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用生命引領我開悟

母親用生命引領我開悟

看盡媽媽罹癌病苦,我才明白修行對人生的重要,以及自己為什麼會來修行;而這樣的開悟,是用媽媽的生命換來的,因此我更加珍惜!

口述、圖片提供/陳郁婷
文字整理/高毓霠

「不要等到溺水才學游泳,不是遇到壓力才學紓壓。」禪修課程上,師資不斷用警惕的語調,希望點醒大家逐漸鬆懈的禪修精進力。

偏偏我就是那個溺水的人,而且我還曾經學過游泳,但並沒有真正了解學游泳很重要,學到一半就中途脫隊,有人勸我回去但也聽不進去。

我的修行經過就是如此,前前後後接觸印心佛法3次,直到親眼見到上師悟覺妙天禪師,以及看盡媽媽罹癌病苦,才明白修行對人生的重要,以及自己為什麼會來修行,而這樣的修行開悟,是用媽媽的生命換來的,因此我更加珍惜。

大學時,曾短暫在政大領袖社接觸過印心佛法,不過並未真正入門修行;後來因為母親罹患癌症,也曾回來禪修,但也沒有非常認真;最後促使我真正入門精進禪修,是在母親癌症轉移,病情嚴重之際,才讓我驚覺人生有好多的無常與無奈,而我試圖在無奈當中尋找答案。

我在2011年11月妙天禪師親傳的《智慧法門》課程時才真正入門,那年媽媽被醫生宣布癌症復發轉移到骨頭,雖然醫生沒有明講,但我心裡卻很明白媽媽病情非常不理想。看著母親受苦,自己卻無能為力,真的很心痛。而選擇來禪修,就是希望藉此讓心靈獲得片刻寧靜,讓自己有能力繼續面對家裡種種狀況。

記得第一次上師父的課,師父講到人生有八苦,當時我的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因為我深切體悟到人生真的好痛苦,尤其看著受病痛之苦的媽媽痛到無法行走,只能躺在床上,日益消瘦;而我內心苦的是,不想和最愛的媽媽分離。

直到聽了師父說到「苦集滅道」,自此深深烙印在我心裡,使我明白人生的本質是苦的,但人生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標,就是想辦法解脫這些痛苦。我彷彿突然清醒過來,慢慢地看到原來在痛苦中的自己,是有辦法可以解脫的。

禪修讓我清楚,生老病死雖是人生的過程,但並非死了就一了百了,深究靈性的世界,人死後還有更重要的課題,就是必須面對靈性的去處。

我開始有勇氣面對母親生病的這件事,不再以淚洗面。記得有一次師父教我們脈輪清淨法,那時正是在醫院陪伴母親的最後幾天,當時她已經無法言語,陷入昏迷,我靜靜地陪在她身旁,專注看著母親,霎時感覺名色脈輪一陣清涼,當下明白這就是師父曾說過的「名色脈輪是我們與父母之間的連結」,那時候我覺得與媽媽好近,感覺媽媽在跟我說謝謝。

母親離世的那天,我與妹妹倆人在醫院,平靜地送走母親,而母親的臉上帶著一抹慈祥溫暖的笑容,被病痛折磨痛苦的表情不見了,我相信那是因為佛菩薩與師父引領母親的靈性到一個好的地方,「病好了,也就笑了!」

在母親生病的整個過程,禪修給予我最大的幫助,就是讓我能夠平靜地面對一切。我原本就是個不敢面對生離死別的人,因為母親的病逝,讓我體悟到人生有很多的事情本來就會發生,修行不是不讓它發生,而是讓我們更有智慧和勇氣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同時禪修解開了我多年難以面對生死議題的關卡,母親用她的生命讓我開悟,同時找到另一種愛家人的方法,所以我更應該要努力精進修行!

陳郁婷(右)

陳郁婷(右)現在與妹妹(左)一同禪修,把對媽媽的那份愛與關懷,轉向照顧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陳郁婷(前排左一)

陳郁婷(前排左一,著條紋衫者)在禪修會館成立「供花社」,與師兄姐們一同透過為佛供花做佛事、行功德

過去,我是個戀家的人,只要離開家太久,就會感到焦慮,殷切地想奔回家,與親愛的家人在一起,直到有一日,我站在家門口,思索著「若這是渴望回家的心情,那麼靈性呢?是否也是如此渴望回到靈性的家?」我開始把對家人的愛,轉變成關懷他人,幫助更多人瞭解修行的真實義,一同回到靈性的家。我發現,愈是這樣做,就愈能超越思念的負面情緒,自己也愈開心,也擁有更多的同修「媽媽們」關心我、照顧我!

禪修,讓我明白人生的價值與生命的意義,並坦然看待生死問題,同時也讓我瞭解,原來修行能讓整個家族都受惠。我也跳脫過往只顧自己的狹隘格局,更懂得關心他人、成就他人。感恩師父靈性接引,感恩覺明師兄,感恩師兄師姐一路上的陪伴,才能一路走到現在。最後,謝謝我在天上的媽媽,謝謝她用寶貴的生命讓我開悟,讓我有幸重新回來修行,永遠不再和師父分開!

陳郁婷小檔案

陳郁婷
年齡:29歲
學歷:國立政治大學資管系學士
現職:科技數據公司系統顧問
修行:2011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在於平鎮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