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定 是偏鄉學童的希望

禪定 是偏鄉學童的希望

那個過動孩子說,他在禪坐中看到黑氣跑出來,還看到手指出現白光。而新住民孩子則在每次禪坐都感到身體熱熱的,或是有電流通過的感覺。就連長期練跆拳道、無法靜下來的孩子,也愈來愈能安靜、安定了。這都是印心禪法的力量啊!

文、圖/陳立先

我從擔任家教、補習班、社會服務中心到課輔老師,前後已有近10年的教學經驗,所教導的學生幾乎都是學習緩慢或非常需要關懷的孩子,從小三到國二都帶過。而讓我踏入這些教學領域的共同機緣就是:「陳老師,因為你在學禪定,所以我們覺得你很適合教導他們。」

記得我在2013年開始任教的學校,是一所新竹市的偏鄉小學,它是教育局重點輔導的學校,全校只有12班,每班約20多位學生。

當時,教學組長與班導師告訴我,這些孩子大多家境不佳,因為如果經濟環境稍微OK的,不會留在學區內。他們有的是新住民孩子,有的是單親、隔代教養、家暴或吸毒的孩子,幾乎占了一半以上。

當時我教的是五年級,開學1個月後,我便將妙天師父所傳的印心禪法融入課程,在每次上課前,先帶學生禪坐。

記得那時班上有位全校最頭痛的過動兒,他在我接任前,曾抓傷過老師,而且整天幾乎有一半的課程都不在教室,從校長到工友,沒有人不認識他。剛開始教他時,老實說,還真是困難重重,幸好平日學禪定所養成的定力,讓我可以平心靜氣地好好跟他說話。

1個月後的某天,我聽到教務主任對班導師說:「妳不覺得陳老師講話很優雅嗎?現在連那個最令人頭痛的過動兒,也跟著優雅起來了。」當時我聽了,真是打從心底感恩印心禪法的造化。

後來,我因為心鬆懈下來,沒有繼續教他們禪坐,一方面也是因為有學生反應:「為什麼每次上課都要禪坐?很無聊耶!」,或是吵著禪坐讓他們腰痠、腿麻,所以我就順著他們的意思,直到學期結束,都沒再要求他們禪坐。

等到過完寒假開學,才隔1個多月沒見,這位過動兒竟又變得完全失控。翻開上學期的教室日誌,他只翹了4堂課,可是這學期才剛開學,就每週翹課1次。雖然我立刻進行家訪,但效果不彰,他依然在4週內翹了5次課,讓我心力交瘁。

就在此時,我在竹東禪修會館聽到功明師兄分享嘉義古民、柳溝、蘭潭國小及台南補習班教小朋友禪坐的改變,讓我再次思考,如何重新將禪坐帶回課堂中。

可是好事多磨,我才剛升起這個念頭,就因博士研究必須向學校請假,等到再與學生見面,已是2週以後了。不過幫我代課的許銘峰老師也在學禪定,所以他也是先帶著學生禪坐、靜心,然後才上課。

禪定心得報告

學童在禪坐後寫下的心得報告。

班上有位新住民孩子告訴我,他在禪坐中看到光,覺得好舒服,所以迫不及待地問我,何時可以恢復禪坐。

但這次我有經驗了,不急著直接要他們禪坐,而是拿出余曉嬋師姐親自恭繪出版的《金剛經真修實證漫畫版》一書作為教材,引導這3個孩子(單親、新住民和過動兒)從漫畫中學禪。

沒想到,印心禪法的力量竟在他們身上漸漸產生助益,當我教他們「金剛蓮花印」時,他們彷彿已有所體會,馬上就說:「這是感恩的天線」,真是有慧根啊!

單親和新住民的兩個孩子都坐得很好,但過動兒卻怎麼也不願結手印,更不肯閉眼禪坐。等到下課後才問:「你們在做什麼?我都不會。」我這才明白,原來他是不懂啊!我感受到他想要學習的心,便耐心地向他講解,果然,他也坐得不錯。

禪坐靜心

在上課前,陳立先都會教孩子先禪坐靜心,幫助他們在學習時更專注。

有了這次的成功經驗,我再進一步地教他們練習專注,還有腹式呼吸。那個過動孩子說,他在閉眼禪坐中,看到一團團的黑氣跑出來,還看到手指出現白光,真是太奇妙了!

至於那個本來就喜歡禪坐的新住民孩子,每次禪坐都會感到身體熱熱的,或是有電流通過的感覺。就連長期練跆拳道、無法靜下來的孩子,也愈來愈能安靜、安定了,這都是印心禪法的力量啊!

透過禪坐,家長不必再擔心孩子躁動,學習上也會更專心,更能聽進老師的教導,還能學會感恩與禮貌。

而那個過動孩子,現在都會在放學時,禮貌地和老師及同學道別,以前他在5點就會暴動似地要離開,現在卻能待到5點半,這可是前所未有的現象,大家都十分訝異他的改變。

解決1個孩子的問題,就等於具有解決1個家庭問題的能量,甚至是解決1個社會的未來隱憂。

我相信透過印心禪法的力量,可以讓每位老師都和我一樣,讓學生從禪坐中學會靜心和專注,希望大家一起來學印心禪法,一起推動校園禪坐!

陳立先小檔案

學歷:
交通大學資工系博士候選人

現職:
新竹縣義民中學資訊科老師

經歷:
新竹市水源國小課輔老師
天主教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竹東原鄉兒童課輔老師
華暘補習班國中生物、理化老師

修行:
2004 年開始修印心佛法
現於新竹東區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