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默默無名的油漆工 優席夫躍升為國際藝術家

從默默無名的油漆工 優席夫躍升為國際藝術家

也許你正處於逆境、低潮中,但請不要忘記,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不要灰心,繼續往前,因為,神為我們預備的,總是更好的。有一些考驗和挫折是神所允許的,它會為你預備更好的未來。你要感恩,謝謝神給你這樣的經驗,讓你去學習,讓它變成你的力量。 ──優席夫

文/吳宥姍
圖片提供/優席夫

提到原住民揚名國際的例子,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阿妹和動力火車,他們擁有上天賦予的美妙嗓音,成就了許多人嚮往的歌星夢;但當生命發展不如預期時,該如何是好呢?

歌星夢碎 流浪異鄉

優席夫(Yosifu),台灣最有名的阿美族留英畫家,也是英國愛丁堡著名的畫家之一。其實他從小的夢想並不是畫家,而是歌星,一心認為「音樂」就是自己唯一要走的路,但老天爺似乎不讓他如願。

參加全國歌唱比賽時,他一路過關斬將,榮獲冠軍,但最後出唱片的,卻是略遜他一籌的亞軍。因為唱片公司認為,優席夫皮膚黑、個子小,不符合當時演藝圈的潮流。後來,好不容易盼到唱片公司簽約,又因經紀公司與唱片公司的財務糾紛,被迫冷凍。

一連串失敗的打擊,讓優席夫音樂夢碎,心灰意冷地流浪到英國,甚至得了3年憂鬱症。初期在異鄉人生地不熟,生活十分艱辛,要克服天候、環境適應問題,加上朋友不多,只能自己舔傷口。

「我當時覺得上帝不愛我,也不祝福我了,不管我再怎麼努力都沒用,我的夢想沒辦法實現,那種感覺好像有翅膀,但被關在籠子裡,沒辦法飛…」優席夫回憶當時的狀態十分低落。

天使指引 從油漆工到畫家

優席夫IN愛丁堡

到了世界級的藝術殿堂愛丁堡,優席夫如飢渴的海綿般,吸收來自世界各國的藝文養分。

優席夫到英國的第一份工作是油漆工,一方面賺取微薄的薪資,同時也到各處走走、散心。愛丁堡是充滿藝術人文特質的世界級藝術殿堂,讓他大開眼界,如飢渴的海綿般,吸收來自世界各國的藝文養分。

「後來想想,我當油漆工,其實是奠定後來成為畫家的基礎,只是那個時候還不了解;回過頭看才發現,油漆工與畫家,其實很雷同,都要使用筆刷和顏色。至於創造力,是我後來自己摸索出來的。」雖然當時很困惑,但如今再看來時路,頓時豁然開朗!優席夫反而感謝這段挫折與失敗,讓他造就了現在的生命力。

在一次希臘旅行的超自然體驗,改變了優席夫後來的發展之路。「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我們看不見,但卻存在著;宇宙大自然間有很多力量很難解釋。」那次在半夢半醒間,他看到了3個藍色小天使對他說:「時候到了!要開始畫畫了。」並拉起他的手,教他如何使用筆刷及顏色,瞬間白色的牆壁出現了藍色、綠色、紫色的美麗河流。回到英國後,優席夫覺得手癢,想開始創作,而在此之前,他從未正式學過畫。

「生命就是這麼奇妙,也許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但會為你開另一扇窗。當時我差點無法繼續走下去,但這次經驗為我帶來了生命的救贖和禮物。」優席夫認為,信仰對一個人很重要,「人生在低潮的時候需要光芒,對我而言,就是堅定的信仰。」

某次他將作品借給房東擺飾,一位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的策展人到房東家參加派對,看到了優席夫的畫作,極力邀請他參加愛丁堡藝術節青年藝術家聯展。就這樣誤打誤撞,優席夫成為一名藝術家。

優席夫自稱「野生的畫家」

優席夫自稱「野生的畫家」,從未受過正規的繪畫教育。

堅持不放棄 敲開希望大門

因為油漆工的薪水不高,當他發現自己的畫可以賣錢時,為了生存和家計,便畫了幾幅畫帶到藝廊去敲門。一開始,過程並不順利,因為沒有知名度與相關學經歷,所以沒有藝廊願意收他的畫作。「每敲一扇門,就是面對一個拒絕,甚至有人一看我是亞洲人,還沒開口就直接拒絕。」

無數的挫折會消磨一個人的意志,但優席夫沒有放棄,最後在街角一間小小的咖啡店,爭取到辦展覽的機會。「你要不斷地去敲門,總有一天,門會為你打開。而敲門除了要有勇氣,還要有不放棄的精神。」從15坪大的咖啡店開始,一直到餐廳、飯店、再回歸到藝廊,每個機會都是優席夫自己敲出來的。

直到2010年參加倫敦藝術大學全球華人藝術大賞,從超過200位華人藝術家中脫穎而出,優席夫的知名度才逐漸打開,過去曾拒絕他的藝廊老闆,後來又邀請他回去展出。爾後,他又陸續受邀至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廈門、上海、歐洲等各國,以及台灣桃園國際機場、華山、101、松菸、誠品等地辦展,一步一腳印地拓展出他的藝術之路。

「許多事情都是累積出來的,從小處開始,一直慢慢累積到現在。」優席夫說,就像他在出國前,為了學英文,從基督教跑到摩門教,因為沒錢,只好自己製造環境──早上在錢櫃工作時,每天口袋裡放30個單字,晚上則到師大路上,西方人會去的酒吧當bartender(酒吧待者);當西方人士要找室友時,他第一個舉手,為的就是和外國人學英語,把自己丟到一個24小時全英語的環境。而這樣的訓練,讓他在出國前,就已奠定英語會話基礎。後來他這種土法煉鋼的英語自學方式,還被空中英語雜誌所收錄。

走出霸凌陰霾 站上國際舞台

因為大環境所給予的不友善對待,許多原住民孩子都缺乏自信心。優席夫在求學期間,也因原住民身分而受到歧視,常遭到老師和同學的言語霸凌,而他只能默默忍受。

過去,優席夫的黑皮膚在亞洲並不受歡迎,更因原住民血統而備受排擠。到了英國,他發現歐洲人對美的定義與亞洲人不同,歐洲人認為,「白」是不健康或窮人的象徵,代表沒有錢去度假,古銅色的皮膚反而代表健康、有經濟能力到南歐曬太陽;所以歐洲人以擁有一身古銅色的肌膚為傲,優席夫的棕色皮膚在歐洲廣受歡迎,這是他始料未及的。而藝術家在愛丁堡地位崇高,美感教育、藝術文化品味高度遠勝亞洲,慢慢地,優席夫在這裡找回了自信。

成名後的優席夫並沒有忘記自己的家鄉,為了貢獻所學,他計劃在自己的部落成立「優席夫藝術中心」,帶動地方藝術推廣氣氛,讓部落的年輕人知道,不是只能種田,也可以用藝文來帶動地方的觀光產業。

除此之外,優席夫也到企業、校園與偏鄉做藝術啟發,鼓勵部落的孩子,也教育社會大眾,人要回歸源頭,當去掉個人偏見和單一價值觀時,這世界會減少很多紛爭。

成名後的優席夫時常到偏鄉做藝術啟發,鼓勵部落的孩子

成名後的優席夫時常到偏鄉做藝術啟發,鼓勵部落的孩子。

優席夫認為,現在台灣在國際上處處受到打壓,但藝術、人文、科技可以跨越藩籬,成為國家的軟實力,因此致力在台灣推動美感教育,希望「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

台灣有「福爾摩莎──美麗之島」的美稱,但因不重視人文與美感教育、都市的建築不美觀、土地被大肆破壞,而逐漸失去美麗。優席夫走遍世界40多個國家,發現台灣擁有不同層次文化的堆疊和深度,不論台灣的執政者或年經人,都應該重新認識自己、欣賞自己、欣賞台灣,重建自信心,才能把原有的優勢找出來好好發揮。

優席夫(Yosifu)小檔案

阿美族血統,出生於花蓮玉里的原住民部落「馬泰林村」,目前定居於英國藝術之都「愛丁堡」。已有多年在當地知名國際藝術節參展的資歷,是目前少數在歐洲以原住民為主題推動台灣文化,並成功發展的原住民藝術家。

其作品以用色大膽、主題活潑鮮明為主要特色,擅長在用色強烈且具戲劇張力的效果上創作,通常在簡單的視覺上,往往還透露了對人性與社會議題的見解,尤其巧妙地運用了東西方元素的特質,作品深受歐亞人士喜愛。目前收購他畫作的收藏家遍及巴西、澳洲、香港、英國、西班牙、加拿大、台灣、新加坡、法國、韓國及瑞典等地。

優席夫畫作「Laugh You Two笑兩個」

優席夫畫作「Laugh You Two 笑兩個」

◎ 第一位正式躍上國際舞台的阿美族當代畫家。曾於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期間參與美展
◎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受邀藝術家
◎ 台灣國際中正機場個展受邀藝術家
◎ 嚴長壽「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受邀藝術講師
◎ 2012、2014年TEDx Taipei 受邀講者

優席夫受邀TEDx-Taipei,分享自己的藝術創作之路

優席夫受邀TEDx Taipei,分享自己的藝術創作之路。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