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點亮生命明燈

禪修點亮生命明燈

我在禪定中,看到極為明亮、強烈的光,甚至感到全身發熱,就像曬過太陽一樣,讓我非常震撼。原來那些肉眼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是真實存在的,心靈世界也真實存在!

文、圖片提供/彭世璇

高三那年,準備大學考試時,我給自己加諸過大的壓力,導致身心失衡,造成失眠、情緒低落、鼻子因嚴重過敏而導致呼吸困難等症狀,後來雖然考上了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卻因對未來感到不安與徬徨,而選擇了重考。

進入大學以後,雖然大考壓力已解除,但身心狀態仍然無法恢復平衡,失眠與焦慮仍困擾著我,因此我不斷尋找與嘗試各種改善的方法,包括冥想練習、宗教信仰的寄託等。直到一天午餐後,朋友告訴我,她要去午間禪修班,令我相當好奇,因為我曾在心理學書籍中,看過關於靜坐和大腦結構改變的相關研究,於是我便跟隨朋友前去觀摩。

起初,禪定對我來說非常困難,由於禪定時要保持身體不動、精神集中與專注,對長期處於焦慮狀態、思緒複雜的我,是相當大的挑戰。雖然禪定過程很煎熬,但每次堅持過後,都會覺得自己更加能夠掌握自己的身體,獲得莫大的成就感。

還記得一次30分鐘的禪定,下坐後我很開心,因為我居然可以控制自己如如不動地坐30分鐘,而不受腳的痠、痛、麻所干擾,回家後,我很開心地與家人分享自己的進步。

隨著課業日漸繁重,加上學系與社團活動變得忙碌,我去午間禪修班上課的次數逐漸減少,幸好社團的夥伴仍不時打電話關心我,讓我禪修的路沒有因此斷絕。

有一次,社團學長邀請我到敦南禪修會館共修,至今我仍記得學長與我分享悟覺妙天師父的開示內容:「在無雲天(位於十法界中的天界,天界為六凡道中的最高法界),是沒有煩惱、充滿喜樂的地方」,我聽了心生嚮往,於是報名參加妙天師父親傳的圓滿法門。

那時我不懂珍惜,隔三差五地缺課,但每次去上課,都會感受到身心徹底放鬆,內心平靜而安定,而這種感覺是我從來不曾體會過的,失眠與焦慮的問題也不再困擾著我。因為喜歡這種安心的感覺,我開始發自內心地想去禪修會館上課,也逐步參與社團運作,開學後仍到會館共修,持續不輟。

成大領袖社

彭世璇(二排左二)對自己有「修行擺第一」的期許,工作後,仍持續至禪修會館共修,並協助社團活動。

有一次,社團學姊帶我到會館練習金剛自性禪定,那次禪定中,我看到極為明亮、強烈的光,甚至感到全身發熱,就像曬過太陽一樣,此番經驗讓我內心非常震撼!原來那些肉眼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是真實存在的,心靈的世界也真實存在!

從此以後,我便經常到會館禪定,透過禪定開啟脈輪能量後,一整天都會很開心、充滿活力。記得我的姊姊曾描述,我時常看來憂鬱無神;但禪修後,身邊的朋友都說我笑得很燦爛,令我十分驚喜,沒想到自己改變了不少。

除了身心的轉變,禪修也改變了我的想法與態度。過去我常對雙親口氣不佳,或為一些小事動氣,但修行後,我知道這樣的態度不對、不圓滿,便漸漸改變自己對雙親的溝通方式,放下心中的埋怨,開始懂得感恩,也才了解父母的恩德是我這輩子還不完的,唯有接引父母的靈性回佛國享受永恆的喜樂,才足以報此大恩大德。

禪修就像在我的生命點了盞明燈,讓我變得更健康、更快樂、更懂得感恩,生命變得富足而喜樂,這是用金山銀山都買不到的。真心感恩師父的教導,感恩每一位帶給我溫暖微笑的夥伴,感恩家人和一路走來所有扶持我、關心我的人,因為有你們,才有現在的我。期許未來不論自己身在何處,皆以修行擺第一,讓更多有緣人認識印心佛法,進而入門修行,一同透過禪修獲得平安、健康、幸福,找到心靈的歸處。

禪修讓彭世璇的身心狀態得以平衡

禪修讓彭世璇(左)的身心狀態得以平衡,順利從台灣大學畢業。

彭世璇

透過禪修獲得生命能量後,彭世璇(左一,身穿笑臉T恤者)開始參與社團服務隊,在國中小學校進行輔導,體驗付出的喜悅。

彭世璇小檔案

學歷: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系學士
現職:成功大學心理學系研究助理
修行:2012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南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