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 從靈修開始

珍惜生命 從靈修開始

編輯推薦

文/許郁莉

前陣子,知名作家瓊瑤與其繼子女之間,對於是否要為重度失智,加上大面積腦中風的丈夫插鼻胃管一事,立場相左而鬧得沸沸揚揚,於是乎,沉寂多時的「善終」與「保障生存權」兩難抉擇,一時又成為普羅大眾乃至醫療與生命教育專家的熱議話題。

推動生命教育課程的國家,大多將生死學列為核心內容。對一般人而言,「生」是喜悅且充滿希望的,儘管不知因何而生;而「死」則是令人恐懼且避之唯恐不及,儘管早知每個生命終有這麼一天。可想而知,傳統的生命教育課程勢必包含教導人類了解死亡、應如何面對死亡、以及臨終關懷;人生舞台上漂亮地「謝幕」,始終是課程的核心價值之一。

其中,自臨終關懷所衍生出的「死亡尊嚴」議題,向來是世人最重視的部分,各國皆然;「安寧照護(或稱緩和醫療)」的理念及作法遂應運而生,目的在協助、照顧並尊重末期病患、為其減輕痛苦,直至安然逝去(亦即維護病患的死亡尊嚴);同時,家屬也較能勇敢地接受事實,走出哀傷,繼續未來的人生旅途。

無可否認地,處於各種奇怪疾病、疑難雜症、不治之症層出不窮的現代社會,幾乎無人能夠無病無痛無災地安度一生,而設法減輕或消除疾病帶給色身的痛楚,本是人之常情且無可厚非。然而值得深思的是,人的一生不過百年光景,色身的苦痛終會隨著死亡而消失,維護死亡尊嚴的任務至此畫下句點,但永恆存在的靈性呢?在物質體的色身滅度之後,屬於精神世界的靈性又該何去何從?

基於對飽受病痛折磨者的萬般不忍及憐惜,我們自然希望能為其在「此生」僅存的最後時光裡多做點什麼,但事情的真相總是殘酷的。色身的使用期限確實只有「此生」,而我們殫精竭慮、用心良苦為維護死亡尊嚴所做的一切努力,由於大多僅著眼於物質體的角度,對永生不滅的靈性幾乎毫無助益可言!因此,當我們在捍衛死亡尊嚴與延長生命之間進退維谷,甚至為此爭執不休時,實在應該冷靜思考是否錯用功夫了呢?

一言以蔽之,生命教育課程若避談靈性,自然不可能教導學習者應如何安頓自己身後的去處,如此的生命教育並不夠資格稱為「全人教育」。順便一提,以教育部公布的《普通高級中學生命教育課程綱要》為例,雖然可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靈性發展」字眼,但倘若不透過已有契入靈性、證悟真理經驗的專業師資,引導帶領的實修實證過程,欲獲得靈性的發展或提升,只不過是紙上談兵罷了!

具備帶領他人靈性發展能力的專業師資,自己本身一定是過來人,不僅擁有相當的經驗及體悟,還必須能夠真正地進入靈性修行的境界。一般認為,憑藉著對這方面知識了解透徹、經由言語傳遞、真心關懷、再加上一片赤誠,辛勤耕耘一段時間後,自然有歡呼收割之時,只可惜目前所呈現的態勢似乎並非如此,事實證明生命教育推動多年的成效仍有極大的進步空間。

悟覺妙天禪師曾多次對弟子開示,在色身毀壞之時,不生不滅的魂魄會依我們此生或過去生中所造的功德或罪業,而決定流落至哪一個法界。因此,一個人的死亡,並不代表一切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這就是佛教所謂的輪迴,也是基督教所說的審判。

人類之所以格外執著生死,肇因於不了解生命的價值以及未能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其實人生真正的價值,是找到自己的身後去處,亦即在這一世就能決定上生佛國光明淨土或上帝的國度;如此,當大限來臨時,我們才能坦然面對而不致驚慌失措。因為在此狀況下,色身的死亡反而是一種真解脫,代表靈性的永生,而非下一次的輪迴。所以,修行可以自度度人的佛陀正法,是人生何等重要的第一大事啊!

正如悟覺妙天禪師所言:「一個有智慧的人,追求無生無滅的生命,這是無價之寶。沒有修禪的人,所追求的都是有生滅物質的花花世界,物質的東西追求多了,生命就會被埋葬,而自己卻察覺不到。」

禪定的確,即使擁有如恆河沙數的財富、位高權重的社會地位、人間美好的一切事物,在死神面前,萬般皆成空,這是再公平不過的遊戲規則。有句西藏諺語說:「明天或來世何者先到,我們不會知道。」諸行無常,生命寶貴,這一世已得人身的我們,不能再糊里糊塗地白走這一遭,要珍惜此生,只求靈性永生光明國度。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