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行契入本心 出家在家一樣成就

正法修行契入本心 出家在家一樣成就

一般人認為出家才是正統,在家居士只能作為佛教護法,不可能成就;這是一種法執的偏差觀念,是一種知識障。

講述/悟覺妙天禪師
整理/謝明媛

修行人可分為「出家眾」和「在家居士」。所謂出家眾,是指剃度修行的比丘和比丘尼,在家居士則是泛指一般帶髮修行的白衣。

修行不分在家或出家;當年,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也包括了出家的比丘、比丘尼,以及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因為在佛的眼裡,大家都具有佛性,都可以成就,不一定非要出家才能修行。

修行並不在於出不出家,端看這顆心,因為修行就是要解脫這顆心,所以要內求心的自在;有了自在的心,才能有自由的法身。可是這顆心,被人間形形色色的物質世界所迷惑,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應該要多去參悟,那些成就的聖者是如何成就的。

出家的真正意義,是「心」出家,而不是「身」出家。也就是心要出離「三界」的家,要離開世間根塵,讓靈性從千百億萬劫的輪迴流轉中,得到解脫,這才是真出家。而不是表相的離開俗世,拋下親人及朋友,去參加僧團修行。

兩千五百年前,佛陀生在印度,因為天氣很熱,人們都用一塊布披在右肩,把身體圍起來,所以出家眾的衣服都很像印度人。後來佛教傳到中國,天氣比較冷,於是就在裡面多穿一件衣服,外面再披上袈裟。但我們不要只學這些外相,因為它與成佛無關。

一般人對於修行的看法,大都認為「出家」才是正統,「在家居士」只能作為佛教護法,不可能成就;這是一種「法執」的偏差觀念,是一種知識障。

我曾查過很多經典,一直都沒有查出這條規定,也許這是不成文的規定。其實釋迦牟尼佛在證道以後,仍然蓄著頭髮,祂也是以在家居士的法相示現人間;然而如今,卻演變成只有出家眾才能當法師,在家居士只能作護法,可見這種認知並不正確。

回顧當年,我也曾為了以何種身份入世弘法而感到躊躇,因為在台灣及整個華人世界,都執著於出家相,我若以在家居士相弘法,困難度極高。在中國的傳統觀念裡,認定只有出家眾才是修行人,而不問他內在的修行證量與境界。

但我們不妨看看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這些與佛正等無二的大菩薩,祂們都沒有示現剃度或穿袈裟的法相;而且在家居士雖未出家,但不能抹煞他們的無邊功德及智慧,更不妨礙他們的廣大慈悲心及願力;所以我在幾經思量後,還是決定以「在家居士」身份來弘法,希望能打破這種相法修行的錯誤迷思,導正眾生進入離相修行的正確道路。

曾有位知名的法師說,只有出家人講的法才是正統佛法,在家居士講的都不是正統佛法;這種理論著實偏差,因為他把「正統」界定在「出家」的條件上。這就好比台北市的道路,若是以中山北路為基準,以西是○○西路,以東則是○○東路;修行人怎能如此法執呢?又好比世尊時代的維摩詰居士,祂也是一位在家居士,難道《維摩詰經》是一部非正統的經典嗎?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