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登山女傑 江秀真

台灣登山女傑 江秀真

登高山不是去征服高山,能征服的只有自己,應抱持謙卑、學習的心態,穩健自持不躁進。得之於社會資源的支持,應該要回饋社會,效法山開放無私的精神,將寶貴的經驗傳承下去。

文/陳昊安
圖片提供/江秀真

江秀真,一個在台灣登山界家喻戶曉的名字,24歲便登上世界高峰珠穆朗瑪峰,之後成為玉山管理處的第一位女性巡山員,同年獲選為歐都納世界七頂峰攀登隊唯一女隊員,成功攻克七大洲最高峰,並達成珠峰南北側完攀的成就。

她經常說:「挑戰在下山之後」,採訪過程中也屢次透露「自己的成就無須誇耀,更重要的是傳承」的訊息,近年她投入登山安全教育,走遍全台各級學校,更積極籌畫登山職業學校,從她堅毅而溫和的眼神,相信這次,她也會達到她的目標,或者更近於使命的完成。以下是江秀真的故事:

歐都納登峰隊自北側路線成功登頂珠峰,也完成七頂峰攀登的任務。

歐都納登峰隊自北側路線成功登頂珠峰,也完成七頂峰攀登的任務。

哭聲震天的好動女娃 

出生於台北市外雙溪的江秀真,兄弟姊妹眾多,大姊表示,江秀真出生時哭聲震天,讓她不敢靠近,或許充沛的肺活量是與生俱來的稟賦;雖排行老四,但父母兄姊在外工作,自小便扮演長姐如母的角色,也很早就開始半工半讀。

江秀真形容自己從小好動坐不住,喜歡往外跑,就學後加入田徑隊,很喜歡隊友們像家人的感覺,也養成守紀律的習慣,當上會計員後仍設法練習不輟,在耐力與速度並重的中長距離項目表現優異,可惜因家中經濟狀況而選擇工作優先。

所幸她還有一個登山夢。那時她已加入成人登山社團,與登山活動解下不解之緣,並在21歲時正式取得登山嚮導證。一份穩定的工作,加上假日帶隊登山,聽起來是相當安穩愜意的生活,直到中華民國山岳協會釋出甄選聖母峰遠征隊隊員的消息,她發現,她心中的登山夢是非常遠大的,對山的熱情在胸前翻騰,於是她毅然辭去工作投入訓練。

當時的資訊和物流不若現在便利,登山資源也不是很豐富,透過網路訂購的雪地裝備可能有破損或不合,雪地訓練也全在台灣進行模擬。江秀真在隊員中年紀最小,部分技巧較不熟練,不過整體表現良好,她說:「我不怕吃苦,不怕累,體能和訓練對我來說不是難事。」大家站在同樣的起跑點,整個攀登隊就像一家人。

世界最高峰的挑戰

登高山,是一項可能丟失性命的活動。海拔8,000公尺以上,被稱為死亡禁區,是直昇機無法抵達的高度,一旦出事,無法保證救援;高山環境與平地大不相同,平地空氣中的氧氣濃度約21%,在8,848公尺的珠峰頂,氧氣濃度只有7%,若無氧氣瓶輔助,人迅速地進行高度爬升,短時間內便會休克,繼而死亡。

因此,攀珠峰必須經歷長期的訓練,以及長時間的高度適應,克服低溫、低壓、低氧的環境考驗,才能一睹世界高峰的壯闊風景;每位隊員行前必須先寫一份遺書,並簽署若發生意外,救援不易,願就地遺棄的同意書,實在需要極大的決心和熱情。

從基地營、第一營上到第六營,乃至攻頂,每段路程都有不同冰原地形的考驗,100公尺在平地只是幾步之遙,在高海拔處要走上1個多小時,而且快不得,否則呼吸太急促,氧氣到不了深層,會加速體能消耗及適應不良。江秀真獲得前輩指導,也虛心學習,加上個人體質,適應良好,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1995年5月12日近中午,江秀真與另一隊員登頂成功!

遇生命貴人  學業、事業、志業全全 

返台以後,江秀真進入嘉大森林系進修,畢業不久,獲同學通報消息:台大梅峰農場正在徵才。因其對山區生活的嚮往,有志服務山間活動的民眾,便進入梅峰農場擔任導覽解說員。這段經歷讓她增進許多對自然生態環境的認識,也將傳遞正確的環境概念,使民眾從喜愛自然,進而保護環境,視為自身的責任與使命。

山上的生活讓江秀真感到相當幸福,萌生想在此待到退休的念頭。有一天,同事阿雄興沖沖地告訴她,玉山國家公園正在招考保育巡查員,她也只是冷冷地回答。不料對方驚訝帶點生氣的說:「如果妳只是想在這裡待到退休,我不相信妳是爬過聖母峰的人!爬過聖母峰的人應該比其他人更有生命勇氣才對。」

此話如當頭棒喝,江秀真捫心自問,夢想是否被安適的生活侵蝕?否則怎會失去從艱困中建立起的逐夢鬥志呢?於是她積極應試,因其豐碩的登山經歷,獲得公園管理處處長林青的賞識,破格錄用。無巧不巧,剛當上巡山員,在推薦下獲得森林研究所資格,年底又逢歐都納七頂峰攀登隊甄選,海外攀登的機會是江秀真心中的第一,原本打算放棄學業和事業,經爭取後,三者皆得以保全。

「要感恩很多人幫忙,也很辛苦,但是不做,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呢?」江秀真說,攀登七頂峰那段期間,經常是前一天下飛機,隔天就上班。請公假去爬山,有壓力,也讓自己的行為舉止、攀登行動更嚴謹。

七頂峰攀登計畫  注重傳承 重建名聲

事隔10年,環境已有許多改變,甚至有海外移地訓練的機會。歐都納七頂峰海外攀登計畫不僅是為了公司名聲,更希望在1996年珠峰山難後,重新建立台灣在國際登山界的名聲,宣示「我們做得到」,並再度與國際社群連結,把新的登山技術和登山安全管理機制帶進國內。

因此攀登隊也有特別的設計,強調不只是創造個人的紀錄,而是完整記錄攀登過程。「以前頂多就是拿公司旗子在峰頂上拍照,對社會大眾沒什麼幫助。應該要有回饋,不只回饋公司,要回饋社會」,隊員黃致豪負責攝影,其他人也各自做文字紀錄,讓經驗得以傳播分享;今年5月,江秀真更將其生命經歷集結成書,很大一部分便是七頂峰攀登的過程。

此外,為了讓每個隊員都能獨當一面,人人皆須擬攀登計畫書,練習輪流擔任隊長。初時當然相當不容易,江秀真引用倓虛法師的開示:「領眾必先調眾,調眾必先知眾,知眾必先臨眾」,說明當隊長的承擔和學習--要先面對群眾,認識接觸他們,才能去協調、率領,別人對你的批評嘲諷都要虛心地去學習,改變、修正自己,慢慢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觀看,多角度思維就能很快得出正向答案。

生死交關的考驗 是日後的心靈支柱

在7大洲最高峰的攀登過程中,最讓江秀真印象深刻的,非南美洲阿空加瓜峰莫屬。阿空加瓜峰有著著名的「噴射氣流強風」,是打到人臉上會瘀青的強度,強風捲起地上的細冰,就像一條條鞭子打在身上,每前進一步都覺得勉強。

原本台灣攀登隊因天候不佳,已撤回山下,但同行的伍玉龍大哥說:「沒有登頂,回去怎麼向台灣登山界交代呢?」因著這句話以及歐都納董事長的力挺,江秀真與伍玉龍從登山口一路騎騾子直奔4,380公尺的基地營,預計凌晨從第二營直接攻頂。

上到第三營,天氣仍未轉好,返回第二營後決議,伍玉龍回基地營運補資糧,江秀真就地等待,不料遇上10年難得一見的暴風雪。狂風把營柱壓得變形,人也很難呼吸,江秀真真切地感受到當生命非由自己掌控,不安、害怕乃至於毀滅性的想像接踵而至,她放聲大哭,幾分鐘後,想到無人能聽聞,反而冷靜下來,做些建設性的事:吃飽、保暖。

風雪過後,登頂尚稱順利,也使日後的7頂峰沒有遺漏。獨自熬過風雪肆虐的2天2夜,面對心中的孤獨無助以及生命的存亡,阿空加瓜峰成為江秀真心中的「聖山」,在茫然失措之際,支撐她度過難關,鼓起勇氣再出發,而此段經驗也讓她立下「行腳台灣」的心願。

經歷兩天兩夜暴風雪的煎熬,江秀真(右)與伍玉龍成功登上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

經歷兩天兩夜暴風雪的煎熬,江秀真(右)與伍玉龍成功登上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

在大洋洲的卡茲登茲峰,學習與岩石對話,並仰賴團隊合作。

在大洋洲的卡茲登茲峰,學習與岩石對話,並仰賴團隊合作。

投入登山教育 回饋社會

江秀真說:「台灣是一個多山的島嶼國家,按理說,應該每個人都是善泳者、登山好手,事實上卻不是如此。」此現象源於戶外活動的教育太少,她鼓勵年輕人多走出去,擴大視野,回頭看台灣才會知道定位、優勢何在,何處需要補強。「爬過這些山,還是覺得台灣最美。」

投入登山教育 回饋社會

(上)江秀真(吉祥物右側)擔任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推廣大使,期能透過教育宣導,減少人類在山林間活動對環境造成的衝擊。
(下)經過阿空加瓜峰的洗禮,江秀真決定行腳台灣,走遍各級學校,散播登山種子。(圖片來源:嘉義市政府行政處)

有感於台灣登山教育的不足,她行腳900餘所學校,為登山教育扎根,身體力行「多分享,服務別人就是服務自己」的信念。她也發揮當隊長時學到的本事,設想聽眾的立場、角度為何,比如面對小學生,以童真、富想像力的內容為主軸,並攜帶海外攀登裝備讓小朋友觀看、試穿,增加趣味性的實務學習,她說:「同理心是很重要的出發點,也是登山人格素養的培養重點之一。」

她很喜歡分享在南極洲遇見罹患多發性硬化症的攀登者溫蒂小姐的故事:「不一定選擇登山,也不是每個人都想登山,重點是去接受難題,去做你預期以外的事,而不是說『喔!我的生命就像自己想的,已經完蛋了!』」這般毅力與勇氣,可以讓人突破侷限,使生命更加深廣。

經過多年的演講、播種,江秀真有時會接到聽眾來信表示,他因為聽了演講,受到鼓勵,決定選擇森林系並順利考取,有些甚至是社會組的學生,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原來下定決心,制定計畫並努力實踐,真能改變原本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

目前江秀真於台大大氣所學習高山氣象,並籌畫創辦登山職業學校,希望培養專業、素質佳的登山嚮導及相關從業人員,宣揚科學性登山的重要性,使有意隨商業隊登山者不必受氣,生命安全也更有保障。隨著與各界討論交流,登山學校的雛型愈來愈清楚,除了技術層面,還要結合醫學、資訊、氣象、裝備等專業知識,更強調人文素養及環境教育的基本功,並思索產業制度如何永續經營。「有心加上努力,一切就會水到渠成」她笑著說道。

江秀真說:「年輕人應該多嘗試,不要害怕犯錯,犯錯常有,但不要重蹈覆轍,這樣就會不斷精進。都會就不用學了啊!」在訪談過程與閱讀其著作時,每每感受到江秀真是一個常懷感恩心且不吝分享的人,她說:「廣結善緣,就是未來的資源」,做人不該妄自尊大,也不應妄自菲薄,心中有目標,需要方法,就應放下身段虛心受教,謙卑努力、勤懇踏實,江秀真以她自身做了很好的示範。

江秀真小檔案

現職:
台灣登山女傑 江秀真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測計實驗室研究生
生命教育、登山安全教育講師

經歷:
嘉發不鏽鋼公司工讀生及會計員
台大山地農場生態解說員
太魯閣國家公園解說志工
福山植物園解說志工
玉山國家公園保育巡查員
2008年獲體育運動精英獎〈最佳運動精神獎〉、第20屆十大傑出女青年獎
2009年榮獲內政部一等獎章、第47屆十大傑出青年獎
2016出版著作《挑戰,巔峰之後》

登山經驗:
1989~2016 完成台灣百岳90座
1995.05.12 登頂亞洲最高峰-聖母峰(北側),海拔8,848公尺
2006.06  入選歐都納台灣探險王挑戰世界七大洲七頂峰活動正選隊員
2006.08.05 成功登頂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斯峰,海拔5,642公尺
2006.10.08 成功登頂非洲最高峰—吉利馬札羅峰,海拔5,895公尺
2007.02.19 成功登頂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海拔6,962公尺
2007.06.19 成功登頂北美洲最高峰-麥肯尼峰,海拔6,194公尺
2007.09.09 成功登頂大洋洲最高峰-卡茲登茲峰,海拔4,884公尺
2008.01.08 成功登頂南極洲最高峰-文森峰,海拔4,897公尺
2008.08.16 海外訓練,攀登喜馬拉雅山-卓奧友峰8,201公尺
2009.05.19 第二次成功登頂亞洲最高峰-聖母峰(南側)
2011.06.20〜8.16 攀登喀拉崑崙山-布羅德峰8,051公尺

格言:
不逢絕境,焉知生死
難管的是任意,難防的是慣病,此處著力便是穴上著針癢處著手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