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性無動無靜 無來無去(下)

佛性無動無靜 無來無去(下)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什麼是無動無靜?就是動靜不分,與你我無關。我們不妨看看宇宙、天地間,都有一定的秩序、一定的規律,有白天,也有晚上;白天讓我們去工作,晚上讓我們休息,這都是一定的,是宇宙之間的一種聯繫,是永恆不變的。

因為動與靜,只能從我們的色相去感受;如果能更深入到自性,就會發現,其實本來就沒有動靜,動就是靜,靜就是動;動中有靜,靜中有動。如果能了解這些道理,將來在修行或做事上,就可以運用。

舉例來說,我們白天工作,在活動,所以可以看到動;晚上躺下來睡覺,是靜,可是睡著了會作夢,不管是作惡夢,還是美夢,這個身體雖然是靜的,意識也暫時靜止了,但潛在意識仍在活動、在作夢。

動靜皆意識 佛性無生滅

所以要排除動、靜,就要突破第六意識和第七意識,也就是突破現在意識和過去意識;因為第六意識和第七意識才有動靜,第八意識本有的自性是沒有動靜的,所以說「動靜一如」。

再更進一步說,動、靜都是外界的,裡面沒有;所以從最究竟來看,表面的一層、兩層就是六意和七意,動、靜都是這兩層的變化。

如果以究竟觀,也就是了了觀,把它看透了,都是空的,就是在一動一靜之間,維持有限的生命;如果沒有一動一靜,就沒有生命。但這生命是色身的生命,不是無生無滅的本性(佛性)的性命。

所以,當我們在思考、工作,或是禪定、入定的時候,都要能夠通達最究竟,到最後就是無來無去。當自己發現佛性沒有動靜、無來無去的時候,此時的身心就是佛;同時也可以感受到,佛是如何地無上、無量和無為,那是真正的實相。

修禪以後,要讓智慧不斷增長,而且要用這些智慧來開拓身心內外、廣大無邊的境界;如此一來,我們來到世間才有意義,否則白白活了幾十年,也不知要到哪裡去。

師父以上所說,都是住位在自性裡面,因為自性以外都是根塵。如果禪定中,發現身體裡面有一顆或好幾顆很亮的光球,就是無餘物,其他都是有餘物,可以丟掉。無餘的不能丟,也丟不掉;就算丟出去了,也還存在,少不了,也增加不了;它可以無量大,也可以無量小、無量多。

有時可以感受到祂就在心臟裡面;但如果想以生理圖表來證明祂,是證明不了的;只有實際參與,才能印證祂、得到祂。找到祂的人就知道,祂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不是假的,是最真實的。

可是很多人都找不到祂,甚至許多傳統宗教都不是為了找祂,只是為了求「止於至善」。

印心現真如 塵盡明光生

前面提到,我們要找到本來的真面目,要見佛,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那麼佛性在那裡?本來的真面目在那裡?雖然知道祂是實相無相,是存在的,是永恆的生命、無生無滅的生命,可是很少人能夠證明祂。

有一天,當你能夠印心,能夠證明祂的存在,就可以用這顆很光亮的明珠,解脫三界,不受輪迴。

等到能夠找到真正的自己時,就沒有後顧之憂,不必擔心哪天無常到來,這個色身就沒有了。其實色身是一種業報;所謂業報,就是讓我們來嚐嚐人生的痛苦,來享受人生的幸福;讓我們累積功德,百年以後可以到佛國淨土;或是造作惡業,到地獄受苦;色身只是為這些業報而來。

色身是父母所生,但靈體是無為的,是本有存在的。如果能明白這一點,就可以清楚地知道,該如何趕緊找到真正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重要。

前面提到,幫人靈療會招惹對方的業障過來,但如果照師父的方法做,就不致如此;首先,要接到天地之氣,清淨自己;至於對方的業障,如果想幫他,讓他身體好轉,本來他的病就是他的業力帶來的,如果當時沒有考慮他的業障,只是單純想幫助他的身體,若能先清淨自己,接到天地之氣,他的業報自然就化於大自然虛空界,所謂虛空度盡,會非常清淨。換句話說,就是要最靜,躲在靜裡面,但這必須要找到真正的自己,找到本來的真面目,自然這些問題都不會存在。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