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中體會喜歡自己

禪修中體會喜歡自己

當我動念要做佛事的瞬間,突然一股清淨的力量從禪心脈輪灌注全身,同時聽見心中有個聲音:「若本門不是正法,這股清淨的力量從何而來?」當下我深深懺悔自己的無明,也破除了內在深層的疑心。

文、圖/陳維智

回想當初入門的經過,被接引的場景仍歷歷在目──在通往清華大學宿舍的昏暗小徑上,有位陽光、幽默、全身充滿正能量的好朋友問我:「是否有興趣參加禪學社的活動」;因為被他的特質所吸引,而開啟了我的禪修之路,人生也因此改變。

從小,我就是個愛打電動的男生:國小玩掌上型遊戲、國中上網咖,上了大學以後,更是常常通宵沉迷於線上遊戲,直到天亮才就寢。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大二下學期,我開始參加禪學社的課程之後,原本的心靈空洞似乎在一次次的禪定過程中被填補起來,讓我漸漸戒除對遊戲的玩癮。

禪修的力量真的很不可思議,才經過短短一個學期,也就是從大三開始,我就不再迷戀電玩遊戲了,電玩自此從我的人生消失,甚至到現在,我的手機也沒有安裝任何遊戲。

其實我每次打開遊戲時,都是痛苦的開始,因為輸了就會想要玩到贏,而贏了還會想要再贏一次,每每總是如此反覆玩到身體疲憊不堪才肯罷休。可是禪修以後,我親身體驗到,印心佛法的力量真的能讓一個重度成癮的電玩男孩,看清遊戲世界的虛幻,從此不再被束縛。

大四上學期是準備研究所考試的K 書時光,印象最深刻的是,整個暑假我都固定在早晨禪定40 分鐘,再去圖書館唸書;走在路上時,常覺得心情愉悅,空氣異常清新,每天都是以這樣開心的心情來唸書,當然可以把重點都讀進去。

那年的研究所考試是在2 月,隨著考期逐漸逼近,我發現身邊的同學都擔心書唸不完,或是害怕考不上,但我卻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也許是平日的禪定訓練,讓我養成「定」的功夫,直到考試當天也不覺緊張,順利將平常的水準發揮出來,甚至我認為,還多了上天給予的好運氣。如今回想起來,真的覺得禪修很幸福。

禪修有說不完的好處,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身心放鬆。還記得剛入門時的初次禪定,肩頸就像中了武俠小說的「化骨綿掌」一樣,每寸肌肉都鬆了開來,軟綿綿地,非常舒服;此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一直都處於緊張狀態。而這樣的體驗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相信每個人在親身體驗後,都會愛上禪定。

每天固定禪定,讓陳維智養成「定」的功夫

每天固定禪定,讓陳維智養成「定」的功夫,不但因此順利考上研究所,也更有智慧面對生活中的挑戰。

小時候,我因為口吃,講話常會有疊字,由於怕被人嘲笑,所以比較少話。但禪定的寧靜,讓我的心得到了安定,進而悟出口吃的原因是害怕別人無法接受自己的意見。當我把這顆害怕的石頭放下後,慢慢體會到,其實與人相處最重要的不是讓別人喜歡你,而是自己要先喜歡自己;當自己開心、有信心後,自然會散發一種魅力,讓大家想要親近你。而這樣的改變,讓我在人生第一次面試時,就能自在地和5 位面試官輕鬆交談,並且順利進入這家第一志願的公司。

修行以後,心情難免會有起伏,也會有各種「貪瞋痴慢疑」的考驗,如果沒有下功夫禪定,更容易因為沒有見證而起疑心。記得在某次低潮時期,我因為不知該如何安頓生活重心,對修行生出很深的迷惘,甚至覺得沒有動力再繼續修下去,但因為責任心的驅使,我還是著手規劃同修們的登山禪行活動。

說時遲,那時快,當我動念要做佛事的一瞬間,突然有股清淨的力量從禪心脈輪灌注全身;當下我停止一切動作,靜靜地感受這股力量。此時心中有個聲音對我說:「若本門不是正法,這股清淨的力量從何而來?禪宗是『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法門,佛弟子能時常於做佛事的時候接到這股力量,要感恩妙天師父的慈悲加持。」

回想過去,我常會在接引或禪定中接到佛菩薩的加持力量,但自己卻疏於感恩與珍惜。經過此次經驗,我非常懺悔自己的無明,也破除了內在深層的疑心。甚至在此時此刻,當我撰寫這篇心得的當下,也深刻感受到這股加持力量與我同在,著實不可思議。

感恩妙天師父對弟子的靈性接引,讓弟子越發有智慧,今後弟子會努力地以師志為己志,弘揚禪宗正法到全世界,讓人人都有機會禪修殊勝的印心佛法。

陳維智小檔案

年齡:30 歲
學歷:國立台灣大學機械研究所碩士
現職: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修行:2008 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中第一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