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禪修 氣胸OUT

陽光禪修 氣胸OUT

為了不想麻煩家人到醫院照顧開刀住院的我,便嘗試以多休息及禪定的方式來解決,結果發現腹式呼吸竟能讓我疼痛減緩。我不禁心想:「比起住院手術、讓親友擔心,禪定的腿痠腳麻是我可以努力去超越的。」

文、圖/楊竣傑

18歲那年,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轉捩點;當時正值高三的我,最重要的就是準備大學聯考,記得在那年的6月1日晚上,也就是考前衝刺的最後1個月,我的胸口突然異常劇痛,甚至每走一步,都覺得呼吸快喘不過來,痛苦萬分。由於當時正與家人賭氣,再加上診所誤診,一直拖到隔天晚上在家中昏倒後,才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

醫生診斷我是自發性血氣胸,胸腔早已積滿了血,於是隔天一早又轉往大醫院進行手術,很幸運地找到出血點,並成功止住了血。那次血氣胸造成的失血量約5、6,000c.c.,連醫生都認為,我能撐過如此難關,實在很幸運。

在生病的那段期間,很感謝照顧我的所有人,但心中也不免焦急,因為大學聯考就要來臨,而我卻只能待在醫院休養。我曾經一度覺得,這一切實在太不公平,幸經家人不斷鼓勵,才慢慢釋懷。

接下來的5年,我又進行了兩次氣胸手術,每次手術都讓我和家人身心俱疲,因為這種病在醫學發達的今日,依然無法根治。後來,博士班的學長李庚諺教我使用腹式呼吸減緩胸腔負擔,我想:「如果真能如此,或許是個機會。」於是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來體驗,從此開啟了我的修行之路。

記得我初次來到禪修會館時,本以為會對新環境不太習慣,但禪修會館給我的感覺很舒服,師兄姐也很親切,讓我不知不覺地愈來愈喜歡這裡,也漸漸習慣這裡的一切。

入門1、2個月後,適逢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印心佛法智慧法門講座」開始報名,我因為對禪定還沒什麼體會,所以沒有立刻報名。沒多久,我的氣胸似乎又發作了,為了不想麻煩家人到醫院照顧開刀住院的我,便嘗試以多休息及禪定的方式來解決,結果發現腹式呼吸竟能讓我疼痛減緩;我不禁心想:「比起住院手術、讓親友擔心,禪定的腿痠腳麻是我可以努力去超越的。」

就這樣練習幾天以後,胸口似乎不再疼痛,便鼓起勇氣到醫院檢查,結果也很健康,當下我非常感恩,覺得要好好珍惜這份殊勝佛緣,便決定報名師父的親傳講座,並告訴自己要持續不斷地跟著師父修行。

楊竣傑參加平鎮禪修會館舉辦的新春出遊活動,與同遊的信妹師姐愉快合影。

楊竣傑參加平鎮禪修會館舉辦的新春出遊活動,與同遊的信妹師姐愉快合影。

在我修行的這段過程中,禪修會館時常舉辦半日禪或一日禪的活動,剛開始,我幾乎都是在師兄姐的強力邀約下參加的,加上活動都在週末舉辦,而我通常在假日都會睡到中午,雖然活動是早上9點開始,但往往一大早6、7點就要起床準備,所以我幾乎都是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前往活動地點。可是每次活動結束後,我都會帶著一顆愉悅法喜的心回家,因為在活動過程中,總是會讓我有所轉念,所以我很感謝禪修會館舉辦這些活動,也很感謝每次邀約我參加的師兄姐。

回想起我碩士班要畢業的時候,心中總是壓著一塊「畢業」與「就業」的大石頭,看著已從事科技業的同學每天加班,雖然可以得到優渥的年薪,但那不是我嚮往的生活,陪伴家人與修行才是我認為最重要的,所以遲遲沒有將履歷投往各大公司。恰巧那時,台達電子有個職缺來詢問我的意願,幾經思考後,決定畢業後前往工作,因為這份工作不但與我的興趣相符,還可以在晚上參加禪修會館的共修。之後這幾年,我一直都是工作順利、生活平穩,真的很感恩妙天師父,也很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

修行至今,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一顆願意嘗試的心。從一開始,對禪定沒有任何體會,卻對師兄姐的禪修分享感到不可思議,就這樣懵懵懂懂地跟著修行了一段時間,漸漸地也讓我愈來愈能體會印心佛法的殊勝。如果一開始就抱著排斥和過多的自我想法,不願敞開心門,結果可能大不相同。

非常感恩妙天師父教導的點點滴滴,讓我沒有因為健康、課業、家人和工作等因素,而放棄修行,並能在修行中接受及體會師父所教導的種種智慧,讓自己一點一滴地改變。回想起發病的18歲那年,許多情景依然歷歷在目,比起當時難過的心,現在更多了許多感謝。

楊竣傑小檔案

陽光禪修 氣胸OUT年齡:29歲
學歷:國立中央大學電機所碩士
現職:台達電子資深工程師
修行:2011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桃園平鎮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