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金牌國手 許淑淨刻苦鍛練展鋒芒

奧運金牌國手 許淑淨刻苦鍛練展鋒芒

舉重選手許淑淨為我國拿下里約奧運唯一一面金牌,榮耀與讚譽紛至沓來。其實,在她光鮮亮麗、接受眾人歡呼的背後,卻是充滿著漫長無盡的操練與磨礪,她的奪牌並不是偶然。

文/陳昊安
圖片提供/國家運動訓練中心

在2012倫敦奧運,許淑淨為台灣奪下金牌(今年遞補),成為台灣舉重史上第一位奧運奪金選手;仁川亞運更一舉破世界紀錄;2016里約奧運雖負傷上陣,仍成功奪金。許淑淨上(8)月在奧運會場拉起衣襟展示梅花隊徽的招牌動作,占據新聞版面多天。然而光榮背後,是漫長的身體操練與心志磨練。

對興趣堅持 走自己的路

許淑淨出生於雲林,父親許永明形容她「個性比較強」,從小跟哥哥弟弟一塊兒玩,混在男孩子堆裡,另一方面,她對自我和外在挑戰刻苦、堅持的特性,或許與崙背鄉位於濁水溪南岸,北風颳起,風沙漫天,養成居民不對環境屈服的性格有關。

許淑淨自小便熱愛運動,國小開始打籃球,國中因體格佳而入選籃球隊,後來籃球隊人數不足解散,她轉而練田徑。當時崙背國中作為全國運動會場地,運動會結束後留下部分重量訓練器材,她看到當時的教練吳奇宸(原名吳美儀)在練習舉重,感到相當驚訝,原來女生可以舉起這麼重的重量,便向教練表達對舉重的興趣,一練就喜歡上了,用父親的話來說,就是「玩上癮」。

吳奇宸原為舉重國手,早就看好許淑淨的身心素質,兩人一拍即合。吳奇宸回憶道,許淑淨熱愛練習,會主動要求週日加練,平日住校,就寢前都會與她討論動作,有時還會下床實際演練。

為了練舉重,許淑淨曾經過一番抗爭。原來父母認為女孩子練重量運動太粗獷,也擔心會影響發育,長時間爭取未果,許淑淨留下字條表示:「舉重是我的興趣,一定要學」。由於她的堅持,以及吳教練與父親多次溝通後,態度才有所轉變。

許淑淨對舉重一見傾心的過程讓許多人感到好奇,她表示,舉起自己體重數倍的重量、超越自己很有成就感,而且舉重充滿力與美,動作看似簡單,但要一氣呵成、乾淨俐落地完成並不容易。後來的教練蔡溫義則表示,許淑淨自發地喜愛舉重這個項目,毋須輔導培養,是很少見的特質,也是她與眾不同之處。

紀律生活打開夢想之門

國中畢業後,為了接受更好的舉重訓練,強化技能,她隻身前往高雄,加入文山高中舉重隊,大學繼續留在高雄就讀正修科技大學,以便就近回文山高中場地訓練。長期的訓練成果逐漸顯現,在幾次全國性比賽中,許淑淨成績斐然,在大二時就進入國訓中心,接受科學化訓練。

舉重是個人項目,沒有對練或團體協調的練習,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反覆修正動作、增加重量,蹲踞、抓握、挺身、放下槓鈴,不斷輪迴,除了教練偶爾提點,多數時間只有槓鈴落地的金屬撞擊聲,和巨大的沉默,練習過程相當孤獨。但許淑淨不以為苦,在孤獨中磨利自己的專注與韌性。

防護員辜羿璇描述:「她面對訓練的時候,感覺像變了一個人,很專注、對自己的動作要求很嚴格,會不斷修正,看她訓練時的那種自信,感覺得出她喜歡舉重是認真的。」

舉重練習是一週6天「照三餐練」,期間頂多休息1、2天,「休息太多天再練,肌肉狀態就有差別」。以許淑淨在國訓中心的訓練菜單為例,早上做1.5小時重量訓練,下午再練3小時,每週一、三、五晚上的7點到9點還要訓練。蔡溫義說:「淑淨是完全不用教練操心的那種選手!」有時因就醫延誤練習,事後還會堅持把進度補足,也會主動敲他房門表示要練習,遭他戲稱「練習狂」。

許淑淨自大二起進入國訓中心接受科學化訓練,在孤獨的訓練過程中,磨利心志和技能。

許淑淨自大二起進入國訓中心接受科學化訓練,在孤獨的訓練過程中,磨利心志和技能。

主動積極 訓練課業不偏廢

在大量練習時間的夾縫下,還得納入課業及知識層面的學習,幾乎沒有休閒娛樂時間,許淑淨表示:「雖然失去了玩樂,但讓我學會獨立,這是先苦後甘。」不同於許多運動員因訓練和賽事而疏於學業,許淑淨在課業上的表現相當優異,今年已順利甄試錄取國立體育大學競技與教練科學研究所博士班,準備繼續深造。

就讀高醫大時期的指導教授許美智表示:「許淑淨花很多時間苦練舉重,課業上也很努力,沒有一絲鬆懈,是積極、主動的好學生,有自己的念書進度,每次完成研究報告後,都主動邀約下一次討論。」、「時間管理及心理素質都很棒。」

教練蔡溫義說:「為了要成功、為了要舉得更重,規劃選手的24小時必須精打細算,背後要有培訓團隊支持,才有可能訓練出一個完美選手。一切都要戰戰兢兢、腳踏實地,實力是在日積月累中養成。」

面對運動傷害展現強大意志力

許淑淨(左)與教練蔡溫義情同父女,全心信賴。(圖片來源:許淑淨臉書粉絲頁)

許淑淨(左)與教練蔡溫義情同父女,全心信賴。(圖片來源:許淑淨臉書粉絲頁)

然而運動傷害還是找上門。倫敦奧運後,許淑淨的膝蓋韌帶出了問題,之後又面臨頸椎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右手無法抬起。在椎間盤突出根治前,小傷不斷,無法正常訓練,被形容「像魚一般健忘」、情緒來得快也去得快的許淑淨,心情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

如何度過這段低潮?許淑淨簡單地說,「偶爾逛街、聽音樂紓解壓力,也了解有些事情現在做不到,先擺在旁邊,過一會兒再回頭做,就有可能突破,硬闖只是徒勞。」經過漫長而單調的復健與訓練,許淑淨在2014仁川亞運以抓舉101公斤、挺舉132公斤,總和成績233公斤,締造53公斤級總和成績女子舉重世界紀錄。

里約奧運前夕,許淑淨再度面臨膝傷。二度參賽,加上亞運的好成績,國人都寄望她抱金而歸,壓力更大。蔡溫義對她的定位是「坐二望一」,並且對外保密作戰。之後戰術果然奏效,許淑淨成功奪金。

父親許永明說,蔡溫義教練就像許淑淨的第二個爸爸,經常在她身邊給予支持照顧,對親生父母她反而較少透露負面訊息。也正因如此,許淑淨對教練全心信任,沒有年輕選手對教練戰略的質疑,讓戰術執行非常成功。

功成不忘回饋 進修開拓出路

奧運奪金後,許淑淨將獲得史上最高的國光獎金,她立刻就想到文山高中舉重隊的學弟妹,表示部分獎金將用於捐贈服裝與營養品,以及貼補家用。經歷在校訓練的過程,許淑淨深知學弟妹需要資源,總不忘回饋社會與提攜後進,盡一己之力,以實質作為表達感恩。

與許淑淨家人關係緊密的表叔,雲林議員李明哲表示,雲林的鄉親及後輩都希望許淑淨能把經驗和故事傳承下來,但以現在的環境,就算有心,不知道能不能將她留下。他提到,台灣和澳洲人口數相當,但澳洲一屆奧運的奪牌數,可抵過台灣歷屆奧運奪牌總數,背後一定有原因。體育發展不能依賴巧合或運氣,體育環境的科學化很重要,目前雖在進行,但整合工作不理想,整體狀況也不討好。

李明哲說:「有些事情,技術層次不到就看不到,因此需要像許淑淨這樣的好手參與。」用科學器材印證技術的產生,讓選手有更寬廣的視野;而運動選手的未來出路,也不應只有體育老師或運動教練如此狹窄,許多國家都已有運動醫學與運動科學的領域發展,台灣體壇不妨可作為參考。許淑淨再進修後,或許能為運動選手的未來開闢新路,找到方向。

其實禪的精神就是追求超越與突破,讓明天的自己比今天更好;許淑淨勇於面對生命中的困境與挑戰,懂得把握身邊機會,在運動生涯的每個階段都全力以赴,正是這種奮鬥不懈、不斷追求自我突破的禪的精神,讓她屢創佳績,雖未禪修,已在禪中。我們也祝福她更上層樓,再創佳績,為國爭光。

許淑淨小檔案

出生:
許淑淨1991年生於台灣雲林

學歷:
正修科技大學運動健康與休閒系(現為休閒與運動管理系)
高雄醫學大學運動醫學研究所碩士
國立體育大學競技與教練科學研究所博士班在學

獲獎紀錄:
2009年  獲大專院校98學年度舉重錦標賽金牌、世界青年錦標賽銀牌
2010年  於全國青年盃舉重錦標賽獲金牌、大專院校99學年度舉重錦標賽金牌,並在廣州亞運會女子舉重比賽項目中獲得第六名
2011年  獲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銀牌,在巴黎世界舉重錦標賽獲得抓舉項目銅牌,總和成績名列第四
2012年  倫敦奧運獲女子舉重項目金牌(2016年遞補)
2014年  仁川亞運奪金,並締造女子舉重53公斤級世界紀錄
2015年  世界舉重錦標賽獲2金1銀
2016年  里約奧運獲女子舉重項目金牌

格言:
堅持,直到夢想到手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