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生死關 修行更顯珍貴

經歷生死關 修行更顯珍貴

修行邁入第30個年頭,今年突然生了一場大病,當時醫院已發出病危通知。在這緊要關頭,我忽然想起妙天師父教我們要專注禪心與明心脈輪,然後在心裡恭請師父加持,接下來的就醫過程便十分順利,好似被佛菩薩護佑著一般。

口述、圖片提供/林於珠
整理/吳宥姍 攝影/顏志倫

跟隨悟覺妙天師父修行已邁入第30個年頭,第一個10年雖然懵懵懂懂,不太清楚自己在修什麼,但師父說過一句話:「傻傻地修,傻傻地得,10年以後,你絕對會不一樣!」我聽進去了,因此珍惜每次上課的寶貴機會,也沒多想為什麼要來修行,或修行以後會怎樣。

就這樣過了10年,某天我突然印證到:「哇!真的,師父講得一點都沒錯,10年後真的完全不一樣!」

過去我曾流產過兩次,照理說應該很難再有小孩;後來有位師姐非常熱情,堅持要帶我去請示師父,當時師父只告訴我:「回家好好補養身體就可以了。」

當時我不太明白,但後來身體養好後,果真又順利懷孕,現在有一兒一女,都是小佛子,真的非常感恩師父!師父永遠都知道弟子目前最需要的是什麼。

然而,修行一定會遇到考驗,在我修行的第2個10年,工作、小孩、先生、父母、同事…等問題接踵而來,考驗我該如何不被俗情所擾。

當時碰到一位師兄,問我知不知道「明心脈輪清涼」是什麼感覺,我說:「好像有清涼,又好像沒有」,他說:「那妳絕對沒有!」於是他帶領我專注明心脈輪,真的感覺變清涼了,就像塗了薄荷一樣,一整片地涼。

我開始思考:「為什麼修了20年,一直沒有這種感覺?」結果發現自己「行」的功德不夠,於是決定要認真接引。在接引過程中,我不但更能領悟並印證師父平日的開示,也在接引時接到佛菩薩的力量,讓我深刻體會到「行接引功德」的重要,也覺得修行印心佛法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發現,如果只修獨覺禪,不行接引功德,進步就比較緩慢;如果能行接引,整體的感知能力都會提升,可以感受到眾生的需求與問題點在哪裡;這種體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定要自己去做才能體會。

林於珠

在行接引功德的過程中,林於珠(右)印證了妙天師父平日的開示,也更能在接引時接到佛菩薩的力量。

如今修行邁入第30個年頭,今年初,我經歷了一場刻骨銘心的生死關。3月1日晚上,我突然覺得胸口發悶,緊接著背後傳來如撕裂般的疼痛,後來先生看我愈來愈不對勁,急忙叫計程車送我去醫院,原以為是心肌梗塞,診斷後才知道是主動脈剝離。

主動脈剝離可分為A、B兩型;A型會讓血管直接裂到心臟,需要馬上開刀;而我當時的情況是B型,血管往背後裂。

我想藉此提出一個經驗,當遇到緊急情況、自己無法判斷病情時,一定要叫救護車,因為自行就醫可能會讓病情加重。

我當時是坐計程車去就醫的,出家門下樓梯時,身體的震動讓動脈裂得更深,已達腎動脈,情況十分危急,隨時有生命危險,當時醫院已經發出病危通知。

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忽然想起師父平日教我們要專注禪心與明心脈輪,同時在內心恭請師父加持,慢慢地,心就平靜下來了。

後來轉診到北醫,過程中,我一直專注著明心和禪心脈輪,感覺好像佛菩薩就在我身旁護佑。當時北醫的急診室正好是心臟科醫師留守,這是一個關鍵的巧合,若非心臟專科醫師留守,勢將影響診斷的時間及專業判斷,我這顆脆弱的心臟是否能支撐,實難想像。每思及此,都覺得似乎佛菩薩就在周圍幫忙,內心的感恩難以言喻。

當救護車一到北醫時,醫師立刻上前接應,由於這位心臟專科醫師的幫忙,讓我就醫過程十分順利,彷彿這一切都是師父與佛菩薩在冥冥中的幫忙。

原先醫師認為我的情況很嚴重,需要犧牲一顆腎臟,甚至連左腳也可能不保;幸好後來發現並沒有裂得那麼深,保住了腎臟與左腳,至於心臟,也只動了一個小手術就康復了,真是非常幸運,想不到我竟能在這樣的生死關頭全身而退!

其實許多疾病都來自於自身的業力,除了找醫師治療外,還需要修行的功夫,才能完全痊癒。妙天師父曾說過,禪修印心佛法就像在修預防醫學,因為印心佛法是世尊真傳的正法眼藏,可以讓禪行者得到身體健康,預防疾病發生,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奇蹟不斷在生活中呈現,真的很不可思議。

此次經歷讓我深刻體會到,跟隨一位證道明師修行,真的非常重要,在緊要關頭時,師父和佛菩薩會護佑我們,讓我們平安度過。因此,我衷心希望能接引更多人修印心佛法,讓大家都能免受病痛之苦;期望有一天,路上被擠得水洩不通的,是禪修道場,而不是醫院。

林於珠小檔案

林於珠年齡:
60歲

學歷:
銘傳大學

現職:
財團法人保險事業發展中心專員

修行:
1988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北館前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