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習性的操控

跳脫習性的操控

文/鄧鎮銘

人的思想行為,一旦長期反覆操作,成了固定模式後,想要打破、改變,是十分困難的事。

美國南北戰爭後,被解放的黑奴,生活反而變得痛苦不堪,原因是這些長期被禁錮、管制的黑奴,早已養成「凡事報告主人」的奴隸性格,現在恢復自由身,卻因找不到主人報告,反而顯得惶然不知所措,可見習性嚴重的影響著人類的意識行為。

人的習性就像心靈的桎梏一般,緊緊的將自己箝制住,「主人」其實就是自己,卻因長期習於奴性,而失去自我。現實生活又何嘗不是如此,人們的意識也經常受習性的操控而不自知。

前不久,一位朋友向我訴苦,他在工作崗位上的年資已達升遷標準,工作能力也受到肯定,眼看就要升官了,但人事令公布後,升官的人並不是他,他為這事氣得茶飯不思,不久就憤然離職了。然而現在景氣不好,工作不容易找,離職半年到現在還找不到工作,他的心裡不禁慌亂起來,開始懊悔當時不該這麼衝動。

這位朋友其實是被自己好勝的習性所奴役了,認為升官的人非他莫屬,心中的自我意識過於強烈;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剛烈的性格,反而讓長官不敢拔擢,這也是很無奈的事。好勝心並非不好,因為可以激發鬥志,但過度好強,又會被這個習性所操控。

生活中不要被這些萬法諸相所奴役,佛經上說要破除這些相,要離一切相,不要讓心被這些會困擾自己的外相所控制,《金剛經》上說:「心無所住」,就是要我們不要將一些會令自己煩惱的心相長期置放在心上,捨不得放下,遇到不如意的事,就身陷困境,自怨自艾,或憤怒逃避,一點自我超越的能力都沒有。

一般人總認為「我」是最好的,我要比人強,我要比人富有,我要比人有地位,這些「我」的慾望,都是根塵、都是三界。正應了那句俗諺「癩痢頭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好」,裡面已經臭爛了,還是自己的好,這就是我執。

心裡若住著這些「我」,就會捨不得、放不下,把光明的心地層層遮蓋住。悟覺妙天禪師曾開示,「修禪之人,要氣度非凡;氣度非凡就是心地光明,心海無量,心所無所染,心所無所住。」

我們要隨時隨地都可以把意識裡面的慾望放下,這些慾望都是三界之物,都是污染,我們應該要讓心地淨空,將這些情緒、感性、慾望、執著都放下,當你的心不再被這些根塵綁架,心就清淨了。

尤其禪行者應有這種氣度,自己學會清淨,在世間的一切皆可隨時放下,讓心無所染,無所染就無所住相,自然心地就會光明起來。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