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有海鮮文化 打造永續海洋文化

不能只有海鮮文化 打造永續海洋文化

海納百川,如萬物之母,但海洋資源並非取之不盡,一般民眾如何聰明選擇海產,培養親海、知海、護海的情操;相關業者如何提高單位均值,或配合在地環境資源轉型,在責任漁業及資源管理上接軌國際,值得各界共同研商、督促並落實。

文、攝影/陳昊安

晶瑩剔透的魚卵,咬下之後,海洋的滋味在口中迸發;富含脂肪的鮪魚生魚片滑過舌頭;曼波魚富含膠質的特殊口感;營養滿點、香噴噴的補鈣食品吻仔魚…;隨著吃下肚的海鮮,彷彿接近海洋一點,但可否想過,消費過量這些金字塔頂層生物或未成熟的個體,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呢?

今年5月,綠島傳出保育類魚種曲紋唇魚(又稱龍王鯛、蘇眉魚)遭獵殺食用,以及澎湖馬糞海膽瀕危的消息,一令人痛心,一教人警惕。其實在2002年,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訪台時,國宴上曾用龍王鯛款待,當時牠並未列名保育類,但是過量採捕,加上消費者愈稀奇愈要吃的習性,數量快速下滑,今天馬糞海膽也面臨相似的處境。

「挑食」 助海洋資源永續發展

中華民國珊瑚礁學會理事長鄭明修在10年前就說:「台灣只有海鮮文化,不見海洋文化」。綜觀各縣市為推展觀光所舉辦的黑鮪魚季、曼波魚季到鎖管季,對海洋生態和文化著墨甚少,只針對主題魚種作介紹,缺乏整體觀念,主要仍以「享用美食」為號召,做出名氣後,即使該魚種數量減少、體型變小,也不是活動關心的重點。

國內廠商湧升海洋近年在國內倡導責任漁業指標(Responsible Fisheries Index),包含使用永續作法的漁撈和養殖漁業,接軌國際永續海產認證MSC及永續海產養殖認證ASC,代表廠商負責的態度,也盡到社會責任。漁業環境複雜,部分魚種需用大量下雜魚作餌料餵食,或因高密度養殖,難以避免投藥,相對來說,較不符合永續原則,宜避免或減少選用,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完整的責任漁業指標標示,應包含藍色標章、RFI分數、品名、產地及登錄單位,並提供QR code以便消費者了解產品資訊。(資料來源:責任漁業指標網站 製圖/禪天下)

完整的責任漁業指標標示,應包含藍色標章、RFI分數、品名、產地及登錄單位,並提供QR code以便消費者了解產品資訊。(資料來源:責任漁業指標網站 製圖/禪天下)

指標雖然方便辨識,但傳統市場的無包裝水產品該如何選擇?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執行長邵廣昭博士發起編印《台灣海鮮指南》(Seafood Guide Taiwan),提出多項挑選原則,依照魚種在食物鏈位置、族群數量、捕撈方式對環境的影響等條件評估,將海鮮分為建議食用、想清楚再吃與不建議食用3大類,並有物種圖鑑可查詢(註)。荒野保護協會則提出容易記憶,包含提醒民眾的「永續海鮮543原則」。

永續海鮮543 原則

註:以「台灣海鮮指南」搜尋,即可連接台灣魚類資料庫瀏覽完整圖鑑。

中研院邵廣昭博士發起編印的台灣海鮮選擇指南,詳列魚種名、俗名、圖片及評分原因,相當值得參考。(圖片來源:台灣 魚類資料庫)

中研院邵廣昭博士發起編印的台灣海鮮選擇指南,詳列魚種名、俗名、圖片及評分原因,相當值得參考。(圖片來源:台灣魚類資料庫)

資源有限 應注重管理有效利用

究竟漁業資源是否面臨枯竭?為何消費者對此無動於衷?國立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教授李國添表示,資源確實有減少,但還不至於到「枯竭」的程度,可以不用太悲觀;而水產品種類繁多,消費者有許多替代品可選擇,對於某物種不再見於市面、魚種平均體型變小,並不會特別在意。

李國添指出,過去人們對大海存有生生不息、對其資源可任意採捕利用的印象,時至今日,漁業也是唯一可以任意採捕野生生物的產業,陸地上的產業或狩獵均受到規範,但對待資源的正確方式應該是「資源管理」,也就是可以適量取用。以森林為例,老樹生長速度慢,適度砍伐反而有助於森林的更替循環。

對待資源的正確方式是管理,台灣投入漁業資源管理的經費及人力過少,要有效管理實非易事

去(2015)年,歐盟將台灣列為打擊非法、未報告及未受規範漁業(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簡稱IUU fishing)不合作第三國,祭出黃牌警告,美國、歐盟及日本是世界三大水產品消費市場,此牌一出,行政院迅速通過漁業三法修法,期望重獲歐盟信任,解除黃牌。

但是法令通過與落實執法是兩回事,台灣的立法制度不像日本,並未將人力制度作為配套一同修改編列,執法前還要突破人力編制和經費上的困境,加上「農、林、漁、牧」中,漁業的經費分配占比最少,因此各界對漁業新法落實多抱持保留、觀望態度。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