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唱空污悲歌20年

台灣高唱空污悲歌20年

如果一個被質疑污染空氣的企業,一年能賺進幾百億,甚至幾千億,本質上就應該負起社會健康的道德責任,這是國人期待的企業形象。德國BASF(巴斯夫)石化工業集團可以把石化污染降到最低,甚至可以發展出很多相關產業,同為石化工業的台塑六輕,不會汗顏嗎?

文/鄧鎮銘、謝明媛

行政院上個月進行雲林橋頭國小許厝分校70多名學童遷校,以降低曝露石化污染的問題;一個國小分校因工業污染而遷校,這是台灣首例,行政院明快的決定也值得肯定。

但是,學童遷校只是表面浮相,深根在雲林、彰化、嘉義、南投地區20年來的污染源頭——六輕污染,得到解決了嗎?並沒有,目前為止,國家仍無對策。

學童在污染瀰漫的環境中長大

學童在污染瀰漫的環境中長大在這些地區,國小學童所彩繪的圍牆上,「工安百分百、零災害」、「中油心、減碳情」、「好山好水好家鄉」,標語上盡是對工業污染的廠商歌功頌德,看了令人寒心。

來自工業廠家一些補助金,幫助學校維持球隊訓練、運動會、校園小型工程等額外開銷,就把孩子們當成公關工具,讓受害者替加害者粉飾太平,真是不勝唏噓。

政府檢測單位發現,在這些學童們的尿液中,硫代二乙酸(TdGA)濃度明顯高過其他學校,研判是受石化工廠排放氯乙烯(VCM)及重金屬影響,但台塑六輕認為排放質符合環保法規,建議召開國際委員會釐清真相,洗刷罪名。

六輕是由王永慶在雲林麥寮填海造陸,從無到有,開發出來的石化工業,當初參與六輕環評審查的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博士指出,1997年當時的政府並沒有能力和經費,去處理未來六輕這麼多有害的空污致癌物質,也不知要如何訂定排放標準,以及標準的檢測方法是什麼。

「可是我們知道德國的BASF(巴斯夫)石化工業集團,只要業者願意投資,是可以把石化污染降到最低,甚至發展出很多相關產業」,當時莊秉潔及參與審查的環工專家們對六輕是有這樣的期待,而六輕也作出相對承諾。但是國家期望由企業自主管理的理想,如今顯然台塑六輕並沒有做好。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