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坐 純淨的解毒力量

禪坐 純淨的解毒力量

台北地檢署執行的解毒計畫,是採取禪坐或祈禱方式,自我鬆弛和清洗。以正面有效的禪坐方法,穩定毒癮戒治者的心神和意志,以禪修的能量,慢慢地將大腦內的毒癮,鬆弛、化解、清洗乾淨。

文/覺妙地明
攝影/張紫玲

曾經在第一線負責緝毒工作的檢察官林達說,台灣是屬於毒品嚴重氾濫地區,這與政府在宣導及防治工作上做得不夠有關。

林達檢察官

林達檢察官致力於解毒計畫的推動,幫助更生人重返社會。

應如何加強呢?「在防治上應分為,已使用者如何戒治遠離毒品,與未使用者如何防範碰觸毒品,兩方面去做宣導。」林達以豐富的緝毒經驗提出看法。

吸毒者,最初多半是出於好奇,有些是工作壓力大,需要提神、放鬆,或對生活的空虛、失望,藉著吸毒麻醉自己。一旦使用過後,身體會產生靈肉分離的迷幻錯覺,而且不斷地想要追逐,無法自已。

已使用者必須戒治,這是國家很重要的防毒工作。目前國家公布的毒品人口,依據內政部國民健康訪問暨藥物濫用調查結果報告指出,我國12 ~ 64 歲人口藥物濫用,推估人數約22 ~ 28 萬人之間。林達說,這只是官方數字,實際人口恐怕已破50 萬人,是10 年前的兩倍,人數仍不斷在上升之中。

政府向毒品宣戰,已近20 年。然而,涉毒人口不降反增,受戒治的毒犯再犯率高達8成,是很重要的影響因素,戒毒成效不彰,已是當前國家內政重要課題。行政院有無建構完整毒品防制體系?相關機構有無落實毒品防制宣導?都必須再深入探討。

「我國在戒毒防治上,未針對不同種類的毒品,做不同程度的戒治,例如海洛因和嗎啡屬鎮靜止痛型毒品,安非他命屬亢奮型毒品,大麻、搖頭丸屬娛樂型毒品,每一種毒品藥性不同,使用者當初使用的動機也都不同,但是戒治中心在管理戒治上並沒有區分。」林達一針見血地點出戒治政策的缺失。

僵化的戒治觀護制度

只要抓到吸毒者,戒治方式只有三種,第一是「觀察勒戒」:送到勒戒所觀察勒戒35 天, 再評估有無成癮,若沒有就釋放回家,不予起訴,成癮者則繼續強制戒治一年。

第二是「緩起訴,戒癮治療」:不必由官方強制勒戒,但必須去醫院自費治療,每二周回勒戒中心驗尿觀察,視治療成效做後續戒治觀護。

第三是「直接判刑關進監獄」,多半是累犯,一罪一罰,刑期漫長。

由此看來,政府把吸毒者定位在犯人,戒護制度也流於僵化。

例如海洛因與搖頭丸,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藥癮類型,使用心態也不同,但政府在戒治上卻毫無分別,並沒有依吸食毒品的輕重,提供不同戒治方式,也不在原來吸毒的心理狀態提供心理治療,大家都關在一起,反而提供互相觀摩學習的機會,造成今日毒品氾濫的主因。

另外,在我國的法規上,凡是毒犯都一概的強制勒戒,其實在戒毒防治上,應該針對不同種類的毒品,有不同概念的戒治方式,海洛因與搖頭丸毒性不同,就應施予不同的戒治,要符合科學矯治。

在尚未使用毒品的防範宣導方面,以現在最為盛行的毒品K 他命來看,其氾濫原因,主要是它屬於三級毒品,只適用行政裁罰,沒有刑事責任,犯者只罰2 萬元就沒事,因為輕放,釋回後一般都繼續拉K。

所以宣導和父母的管教就很重要,父母在小孩處於叛逆期要多留意,例如國中時期就抽菸的小孩,父母就要注意,毒也許就藏在煙草裡面。此外,吸毒者身上也會有一些燃燒塑膠的味道,蛛絲馬跡都可以讓父母及早挽回在邊緣遊蕩的孩子。

北檢進行二階段解毒計畫

台灣毒品氾濫嚴重,法律與戒治機制一定要做通盤檢討。林達在北檢提出了改革計畫。

台北地檢署執行一個雙階段解毒計畫,第一階段是「匿名談話會」,這是引進美國一項戒治療法叫做「戒毒談話會」N.A.Meeting(narcotics anonymous meeting),屬於心理成長治療,分12 階段,以8 週為一個療程。

「匿名談話會」,在指定的咖啡廳裡進行,10 ~ 15 人由一位榮譽觀護人帶領,並加入一位戒毒成功者現身說法。每周一個主題,讓大家對戒毒經驗提出分享、鼓勵,彼此承諾監督,並藉著戒毒成功者的分享,給予新戒毒者心理上的強化及建設。

「匿名談話會」讓正在接受勒戒者,比較容易聽進曾經跟他一樣而勒戒成功者的鼓勵,加深他戒治的決心及毅力。

「應該要讓戒毒成功者把經驗傳承、擴散下去,否則一般吸毒者聚在一起,談的都是哪裡買較便宜,跟誰買較方便,一直向下沉淪。應該要有這一股導正的力量,幫助他們,」林達語重心長地說,「若戒毒工作做得好,監獄人口也會減少,檢方的緝毒工作也不會這麼辛苦了。」

值得一提的是,談話會第7 周,是仿效美國N.A.Meeting 治療第11 階段,採取靜坐或祈禱方式,自我鬆弛和清洗。林達說,北檢是與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合作,以正面有效的禪坐方法,穩定他們的心神和意志,以禪修的能量,慢慢地將大腦內的毒癮,鬆弛、化解、清洗乾淨。

北檢的第二階段解毒計畫,是開設「正面減壓課程」,在「匿名談話會」結束後進行,該課程也是與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合作,由該會派遣專業講師授課,針對吸毒者─初期特別以海洛因與安非他命的毒癮者進行解毒,同樣以8 週為一階段,採禪坐方式讓戒毒者從專注與放鬆的訓練提升意志力,克服身體裡的毒癮。

這個部分,北檢也參考了交通大學羅佩禎教授所作的解毒實驗,羅教授在國際及台灣(台中、彰化監獄)進行了數年的正面減壓課程研究,她今年在北京發表的論文報告中,已明確載明靜坐對減壓所產生的正面效應。也就是說,北檢正採用有科學論證基礎的靜坐,來進行解毒計畫。

林達說,希望北檢所做的這個解毒計畫,能夠為戒治工作帶來新的力量,為毒癮患者徹底根除毒癮,讓他們更生後,帶著希望重返社會,重新營造美好人生。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