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是禪

專注是禪

釋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中,有一位「持戒第一」的優波離尊者,他的出身是當時印度社會中最低下的「首陀羅」,也就是奴隸,但釋迦牟尼佛並不因此而拒絕他入門修行,因為眾生內在的佛性都是平等的。

在優波離還沒有出家修行之前,是以理髮為業,由於他心地善良,本性忠厚,深獲釋迦族人的信任,常到宮中為王子們理髮,因此他與釋迦牟尼佛有一段理髮的因緣。

釋迦牟尼佛在成道後第三年,回到了故鄉迦毘羅衛國,有一天,祂突然想要理髮,大家就推薦優波離為釋迦牟尼佛服務,優波離受寵若驚,深怕對一位成就的大覺者有所觸犯,於是便跑回家向母親說他不敢接受這個任務,任憑母親如何勸說,他都無法克服心中的自卑和恐懼,最後還是由母親陪同,來到釋迦牟尼佛的面前。

只見優波離小心翼翼的揮動剃刀為釋迦牟尼佛理髮,他的母親則在一旁觀看。過了一會兒,母親跪在佛陀面前問道:「佛陀,您覺得優波離的手藝如何?」

經她這麼一問,釋迦牟尼佛便注意了一下優波離,然後說:「他的身體好像太彎了。」

其實優波離是因為心中對釋迦牟尼佛十分恭敬,所以一直彎著腰不敢直起來,但聽釋迦牟尼佛這麼說,他立刻集中心念,挺了挺腰桿,據說此時他已進入初禪天。

過了一會兒,優波離的母親又問道:「佛陀,您現在又覺得優波離如何呢?」

釋迦牟尼佛回答:「現在他的身體好像又太直了。」

優波離被釋迦牟尼佛說得一點都不敢懈怠,連忙放鬆身心,更加專心的為釋迦牟尼佛剪髮,而此時,他已經進入到二禪天的境界。

不久,他的母親再問:「佛陀,現在優波離又如何了呢?」

佛陀不假思索的回答:「嗯!入息太粗了一點。」

優波離聽了,立刻又把注意力放在息的出入之上,這個時候,他已到達三禪天。

最後,優波離的母親再問:「佛陀,現在您又認為優波離怎麼樣了呢?」

佛陀答:「出息太重了。」

這時,優波離已一念不生,完全無視手中剃刀的存在,也就是說,他此刻已進入到四禪天了。

禪觀點

優波離尊者雖然在當時還沒有正式拜入佛陀的門下修行,但是他全然接受佛陀的教化,佛陀對他說的每一句教誨,他都能當下接受,並且即時修正錯誤,所以他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進入不同層次的禪定狀態。

這正說明了禪定功夫的培養,並不是光在那裡打坐而已,而是「專心」的去做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比方在吃飯的時候,就專心吃飯,走路的時候專心走路,工作的時候當然就專心工作;千萬不要做這個,想那個,一心多用,那就不是禪了。

因為「專注」正是禪的精神,只要掌握住這個原則,凡事必能事半功倍。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