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做不好 前瞻輕軌照樣泡水

治水做不好 前瞻輕軌照樣泡水

6月的強降雨,造成全台淹水;因應極端氣候變遷,治水方法要與時俱進,除要與國土規劃通盤檢討,更須與都市計畫、城市設計結合;而且治水的大擔子不可能全由水利署負責,如果沒有跨部會整合,各部會各做各的,大雨來襲仍會淹水。

文/鄧鎮銘、謝明媛
攝影/顏志倫

6月一場強降雨,把台灣從北到南淹得七葷八素。在全球氣候變遷逐年加劇的趨勢下,原本再平常不過的梅雨,瞬間轉變成超強豪大雨,這恐怕是台灣以後年年都會碰到的氣候變化型態。政府的因應對策是什麼?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直言,治水工程沒做好,即使做出高科技、軌道、綠能,大雨一來還是全泡在水裡;政府力推的前瞻中「水環境計畫」項目,仍只著重水庫清淤及水源開發,有關防治淹水的工程太少。政府是否應該重新檢討治水的思惟?例如海綿城市的規劃,總合治水的概念等。

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就直言,本次淹水起因於短時間強降雨,加上都市、區域排水不良,下水道堵塞導致積水暴漲。李鴻源提醒政府,如要治水,切勿再迷信「工程手段」;前瞻計畫就是循著大量建設的思惟,但是「現在天災告訴你,光靠砸錢無法解決問題!」

政府並沒有針對國家經濟缺口、或是地方建設需求而制訂建設計畫,「前瞻計畫不是在解決問題,說穿了,就是找一個名目,金援地方政府,如此而已。所以前瞻計畫的對象,都是執政黨執政的縣市,而在野黨主持的縣市,一杯羹都分不到,道理就在其中。前瞻計畫是分錢計畫的假議題,不再是真正想建設家園。」李鴻源遺憾地說。

負責國家名器的決策者,考慮的只是自己的黨利益、自己執政縣市的利益,完全不從全國人民的需求及利益出發,不考慮人民的感受,也難怪執政的滿意度會掉到21%的低點。

前瞻計畫運用特別法手段,規避立法院監督

仔細觀察前瞻計畫可以看出,整個計畫完全不考慮地方政府是否消化得了,都是硬塞進去。前瞻中有許多項目是經常性工作,都是已經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但因為受預算法的節制,及立法院的監督,都有一定的管制節奏,非常不方便。

所以決策者就把這些經常項目打包在一起,成立一個特別法、特別預算,所有的立院管制就全部消失,而且把行政院所有可以約束的力量也完全排除,等於把人民所有可以制衡的武功全部廢掉。

雙溪水庫

雙溪水庫完工蓄水模擬圖。(資料來源:經濟部水利署網站)

例如前瞻計畫中的一項「雙溪水庫」計畫,政府名義上說,是為穩定基隆供水區用水而推動,其實該區域周邊並沒什麼住戶,不知政府何以硬要推這個水庫計畫?一個很漂亮的河谷,政府偏把它掩蓋掉,在上面蓋水庫,設計庫容約1,700萬立方公尺,預估斥資171億元,可增供水量每日12.6萬噸。

問題一,附近居民稀少,水庫的水不知要給誰用?問題二,水庫是在上游,以重力往下送水,水要以馬達打回翡翠水庫,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而且北台灣並不缺水,整個台灣只有中台灣與南台灣才有缺水問題。從任何角度看,雙溪水庫計畫都顯得荒腔走板。

台灣環境資源協會就指出,基隆市自1980年以後,人口就沒有增加,未來可能也不會增加,需求究竟從何而來?雙溪區向來是以「水與綠」的自然資源條件為優勢,然而,一個水庫的興建,不但危及下游居民安全,整個淹沒區也會破壞此地優美的天然環境。

換句話說,這等於是將在地多年努力營造的綠色經濟口碑全部掩蓋,對當地環境治理來說,是最糟糕而無法回復的計畫。

李鴻源表示,因應極端氣候變遷,治水方法要與時俱進,除要與國土規劃通盤檢討,更須與都市計畫、城市設計結合;而且治水的大擔子不可能全由水利署負責,如果沒有跨部會整合,各部會各做各的,大雨來襲仍會淹水。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