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競爭時代 翻轉教室 台灣已成教育出超國

全球競爭時代 翻轉教室 台灣已成教育出超國

科技日新月異,國家的教學系統如果還停留在傳統模式,將不足以幫助學生應付今日全球化競爭的挑戰;台灣20多年的教改挫敗,更令情況雪上加霜,許多熱血教師已無法坐待政府緩慢的修正腳步,紛紛開始翻轉教室;他們的翻轉教學模式,已在社群媒體的傳播下,影響力觸及全亞洲。

文/吳宥姍
攝影/顏志倫

台灣教改始於1994年,20多年下來,形成大學生人數暴增、技職體系崩壞、學用落差、流浪教師等諸多問題,可知這幾年由官方所主導的教改,幾近完全失敗。

加上近年環境急遽變遷、科技日新月異,進入網路時代,資訊新陳代謝加快,如果老師的教學、以及學生的學習,仍停留在傳統模式,將不足以應付未來全球化競爭時代所需。

傳統教師 未來恐被科技取代

許多預測未來趨勢的研究指出,如果老師只剩傳統講述及解答問題的功能,未來恐將被YouTube及Google等資訊科技所取代;而學生被傳統填鴨式教育填灌「用網路就可搜尋到的知識」,只培養出會考試的能力,缺乏自學、表達、團隊合作與創新等能力,對未來職涯發展並無助益。

如果老師只剩傳統講述及解答問題的功能,未來恐將被YouTube 及Google 等資訊科技所取代。

許多預測未來趨勢的研究指出,如果老師只剩傳統講述及解答問題的功能,未來恐將被YouTube 及Google 等資訊科技所取代。

歐美、台灣人才養成差異

美國教育大師杜威(John Dewey)有句名言:「我們的教學方法如果還如同昨日,就是剝奪了孩子的明天。」哈佛商學院教授巴登(Dorothy Barton)亦指出,過去教育主要培養對一門知識深耕專精的縱向型人才,可是面對未來複雜多變的世界,則需強化橫向跨領域的連結,因為未來企業需要兼具專業與跨界的T型人才。

眼見政府效能不彰、教改亂象層出不窮,許多有志之士與老師們,已無法再坐待政府緩慢的修正腳步。近年台灣興起一股由民間發起,推動教育改革的風潮,許多具危機意識且有教學熱忱的老師,已迫不及待開始在自己的課堂上啟動改革,「翻轉教室」的教學模式因應而生。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指將傳統「課堂聽講,回家寫作業」的教學流程倒轉,讓學生於課前利用線上學習聽講,課堂上由老師引導完成作業、問題討論與實作,更有效益地運用課堂時間進行師生互動。

目前社會大眾認知的「翻轉教室」概念源自2007年,美國科羅拉多州2位化學老師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與艾倫•山姆(Aaron Sams),原是為了解決學生缺課問題,進行補救教學,於是錄製教學影片上傳YouTube,讓學生自己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解答問題、進行實作;沒想到因此提升了學生的學習興趣,成績也明顯大幅進步,因此激勵愈來愈多老師加入他們的行列。

柏格曼曾於來台受訪時指出,教學層次由上而下依序是創新、評估、分析、應用,最底層則是理解與記憶;而傳統課堂的時間都浪費在最底層的理解與記憶,高層能力反而欠缺教導。

「上課時,老師教最低層次的,然後讓學生帶著困難作業回家,讓家長挫折。」柏格曼舉例,比如化學課,上課時老師一直講解化學理論,卻讓學生回家做實驗!

「應該把教學順序顛倒過來」柏格曼說,老師作為知識領域的專家,可將單向傳授的部分,交由學生自行學習;面對面的時間則用於解決個別問題,更進一步地發展出高階能力,例如知識的應用、分析、統整、評估等。

而在整個教學過程中,讓學生主動去了解、探索問題及深入思考,才能真正地讓學習深化,而所培養的自主學習態度,也是一切創新研究的根本。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