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印太戰略看 美國與中國「一帶一路」如何互別苗頭

從印太戰略看 美國與中國「一帶一路」如何互別苗頭

文/曾華瑄
攝影/顏志倫

美國總統川普年前在造訪亞洲五國行程中,多次提到「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概念,緊接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藉著東南亞四國行,在越南透露「印太戰略——新亞太經濟圈」即將啟程;這次美日兩國準備聯手印澳等印度洋區域國家,力圖對抗正在快速崛起的中國,形成戰略牽制的區域壁壘,下一階段,究竟全球經濟局勢將會如何呈現?焦距似乎正對準了美中在印太地區所展開的微妙平衡發展。

為了牽制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美國開始擔心霸權不保,打算以「戰略弧」方式,拉攏日本、印度、澳洲及東南亞鄰近國的力量,圍堵中國勢力的繼續壯大,並且盡可能約束中國的造島行為。

印太戰略弧示意圖

「印太戰略」由美國掌控大權,聯合中國外圍的國家,進以實現亞洲地區穩定發展。

早在2012年,習近平就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當時不僅美國不承認,就連歐洲國家也反對,等於暗示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備受質疑;現在美國聯合亞洲國家搬出新圍堵戰略,站在中國的立場,這是二戰後的冷戰思維。

過去幾年來,中國積極在南海填海造島,不只引發各界關注,更導致國際間的不安和不穩定性;事實上,中國絕對不是唯一在南海填海造陸的國家,但其建島規模、範圍和速度,卻遠超過其他國家。

中國宣稱建設島礁是為了民用,並不會妨礙任何國家,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路透社就曾透露,中國在南海興建逾20座人工島,發現用以存放遠程地對空彈道導彈的建築物。

早在2013年,習近平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即對外提倡「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實為解決中國國內過剩產能、資源獲取及爭取貿易主導權;一年後,習近平再提「一帶一路」策略,爭取世界主要經濟貿易制定權。

「一帶一路」以中國國內經濟結構轉變的需求作出發,目的是與歐洲、中亞、東南亞等經濟合作國家,達成多邊經濟互惠關係。

「一帶一路」以中國國內經濟結構轉變的需求作出發,目的是與歐洲、中亞、東南亞等經濟合作國家,達成多邊經濟互惠關係。

站在日本的立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決定,將改變以牽制中國為目的的戰略,走向中日合作,結合他先前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與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一起推動,以鞏固雙邊關係,從中獲取最大利益。

由於日本政府近日通過多個外交途徑,向中國傳達印太戰略的概要,藉以試探中國方面的反應,於是中國也正在探討日中雙方企業,在兩者重合的地區,共同參與基礎設施建設及產業振興的方案。

眼看中國在太平洋島國軍武布局,川普宣稱要徹底執行「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藉著國與國間默認的反共意識型態,跟美國達成武器貿易;同時「武器標準化」也是繼二戰之後,履行同盟國關係的義務行為。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