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心佛法是我對家人最真的愛

印心佛法是我對家人最真的愛

我只要想到,爸爸有機會穿著法袍,在禪修會館接受妙天師父傳法、與我共修印心佛法的畫面,就忍不住流下感恩的淚水,覺得非常安心。因為我知道,爸爸的靈性從此將得到佛的祝福與護佑,不再孤苦、黑暗!

文、圖/鄭宇婷

幸運地,我從學生時期便接觸了印心佛法,開始禪修。透過禪定的練習,讓我的心特別靜,也帶來許多助益,無論是對專注力的提升,還是在身體健康、情緒穩定等方面,都讓學生時期的我受益良多,不僅可兼顧課業與社團活動,也在畢業後不久順利考取教職,成為一名教師,讓我深深感受到禪修的美好。因此一直以來,我都很想與家人,特別是最疼愛我的爸爸,分享禪修帶來的生命改變。

記得第一次向爸爸介紹禪修,是在大二、大三的時候,那時因為年紀輕、個性直,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便用E-mail寄了一封長信,信裡詳盡描述了禪修會對爸爸、媽媽、阿公、妹妹、弟弟等家人帶來哪些幫助,因此很想邀請他來參加台灣禪宗佛教會舉辦的新春團拜活動。但,或許是我用詞較為耿直,竟遭爸爸強烈拒絕,造成我日後不知該如何再向他分享有關禪修的事。

不過,我還是懷著一顆感恩與珍惜的心,以及禪修對生命帶來種種美好的深刻體會,心中始終未曾放棄要接引父親,期望有一天終能邀請他來一同禪修。

第二次鼓起勇氣,想邀約爸爸到道場參加體驗禪,是在大學剛畢業不久。爸爸雖不阻止我繼續修行,但他心中仍有些許罣礙,覺得我參加禪修講座及相關活動的次數過於頻繁,時常透露不屑的態度。

當時的我不知該如何向他說明,內心十分難過,也很無助,有一種「有苦難言」的傷心。對於接引父親修行,我一直覺得很挫折,別人的父母可能因為兒女禪修後的轉變,而願意一起來禪修,為什麼我明明就改變了很多,可是爸爸卻好像都感受不到,也不想了解我之所以改變的原因呢?

直到最近1個月,我突然不再執著這個問題,心想:如果爸爸無法感受我的蛻變,那我就努力關心他,讓他感受到女兒的愛吧!也許可以讓他真正發現我的另一種改變,並正視我的改變,然後重新接受禪修。

於是,我開始在家裡積極地分擔家務,並留心家人是否需要幫助,比如主動洗碗、幫忙曬衣服、規劃家族凝聚活動、打掃家裡等。另外,當爸爸耳朵不舒服時,我寫給他的E-mail不再只是如往常地聊些生活瑣事,還會關心他的復原情形,同時也問候他近期的心情。漸漸地,我們父女倆的距離愈來愈近,爸爸甚至還會在回信中寫著:「有女兒的關心,真好」。

就這樣又隔了好些時日,我第三次鼓起勇氣向爸爸分享禪修的好處,希望他來參加師父──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所親傳的「無上印心佛法」講座,因為這個講座太珍貴、太重要了,無論如何,我都想幫家人把握,希望他們不要錯過。

或許因為過去的陰影,加上爸爸總是一副很主觀、又很強硬的高姿態,所以我的心裡障礙很大,不知該如何開口,一直拖到最近才展開行動。

這次,我不再像以往邀請他時,總是態度嚴肅、給人壓力的樣子,而是以比較輕鬆的方式,邀請爸爸參加禪修會館舉辦的半日禪,同時我也盡力讓他明白,我是因為關心他,才請他一起來體驗禪修的美好。

但是爸爸因為剛換工作單位,有許多業務急著完成,因此婉拒了,不過他這次的態度不再強硬,還說「以後有機會再參加」,讓我覺得,爸爸似乎有機會和我一起禪修了!

前兩天,我再鼓起勇氣對爸爸說:「接下來我要講的這件事,可不可以請您不要一下子就拒絕我,我們慢慢討論看看?」

爸爸笑著答應,然後我就開始分享這半年來,每週六早上由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無上印心佛法」的一些概要,以及我自己的體會,特別是心靈力量的智慧與不可思議的禪定助益,爸爸始終微笑地聽我敘述。

我很真誠地對爸爸說:「這20多年來,很感謝阿公和爸爸無微不至的愛護,讓我在充滿愛的家庭中成長。您們用您們的方式愛我,這次可不可以讓我用自己的方式來愛您?」當下爸爸說:「好啊!」我內心的悸動與感動,實在難以言喻!

真的很感恩妙天師父,雖然我與爸爸討論後,知道他工作繁忙,可能只能上一兩次課,加上家裡離禪修會館有點遠,難免會影響爸爸前往上課的意願,但只要一想到爸爸有機會穿著法袍,在禪修會館接受妙天師父傳法、與我一起共修印心佛法的畫面,就忍不住流下感恩的淚水,覺得非常安心。因為我知道,爸爸的靈性從此將會得到佛的祝福與護佑,不再孤苦、黑暗!

悟覺妙天師父曾開示:「今天我們能夠過著富裕、美好的生活,要感恩天地,感恩世人,感恩父母,感恩師長,感恩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但除了知恩、感恩之外,更重要的是報恩。如何報恩呢?舉例來說,我們可以過著豐衣足食、交通便捷的日子,是眾生互相供養而成的,所以在用餐、穿衣、甚至洗臉的時候,都應心存感恩。一個人有了感恩之心,才能在修行上有所突破,同時也可以了解,自己在遇到困難時,有什麼地方不圓滿,應該要懺悔、修正。」

這20多年來,承蒙家人的悉心照顧,拉拔我長大,給予我安定的生活與親情關懷,對我有養育之恩。20多年後,我期許能透過修行印心佛法,做到真心感恩與懺悔,為家人帶來正向能量,並讓他們能夠明白並接受禪修的好處,給予家人靈性上的照顧。我想.這是我為人子女、孝順爸爸的最好方式!

雖然不容易,但我永遠不會停止接引爸爸的腳步!

鄭宇婷最大的心願,就是和爸爸一起共修印心佛法,回到靈性的家。圖為她在餐廳為爸爸慶生。

鄭宇婷最大的心願,就是和爸爸一起共修印心佛法,回到靈性的家。圖為她在餐廳為爸爸慶生。


鄭宇婷
小檔案

年齡:28歲
學歷:國立成功大學外文系
現職:台中新民高中英文老師
修行:2007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中第一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