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最了不起?

誰最了不起?

文╱黃堯

小時候的我,是在「誰最了不起」的環境中長大的:比圓牌、比抓泥鰍、比打蒼蠅、比誰的爸爸最偉大…。

青少年的我,更是在「誰最跩」的意識型態中長大的:誰的棒球打得最遠、誰得籃球投得最準、誰得個子長得最高…。年輕及中年的我,仍逃不了「誰最得意」的心態。

身為男兒,好像是不能輸的:輸人不輸陣、君子報仇三年不晚、衣錦還鄉、光宗耀祖、出人頭地…總是掛在嘴上,每天活在自己建造的籠子裡,得意非凡。心中暗念:想來想去,還是我最了不起。

接觸了印心佛法之後,雖然瞭解祂是帶領我回家的路,有法無法一同,有道無道、有字無字均等,但卻不知該如何運用在生活中。

禪修中心的師姐常常提醒我們:「時時感恩,離福報越來越近;時時懺悔,離災難越來越遠」,然而,是對誰感恩、對誰懺悔呢?雖然口中說著Yes,心裡還是充滿問號,何況我是最了不起的!

自禪修印心佛法至今,奇怪的是,禪修中心裡沒有一個人和我比「誰最了不起」,接觸過的師兄師姐,都是不華、不麗、沒有鋒芒。漸漸的,我發覺我好像比錯了方向。

於是,我開始學習向師父及諸佛菩薩感恩、懺悔,而且並不覺得這樣會貶低了自己,反正感恩懺悔的對象又不是我熟識的朋友,不會沒面子的。

慢慢的,我感恩懺悔的對象範圍擴大了,包括父母及親朋好友。心態一轉,忽然發現輕鬆很多,做人的敏感、他人的批評、社會的壓力…,全都沒有了。時時感恩、常常懺悔,讓我活得比以前更自在、更快樂、更法喜,實在很奇妙。

周邊的朋友覺得我和譪多了,子女覺得我更親切了,親友間的往來更頻繁,同事們也更願意與我一同工作。

忽然間,這世界好像變得比以前更可愛,而我也在剎那間明白,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是多麼渺小,成就是多麼微不足道。說得更細一點,不但是我,應該包括全人類,好像沒有誰是真正了不起的。

如今,我真正領悟到:有感恩,才能開放自己,才能接受新的力量。有懺悔,才能瞭解自己,才能放下自己的執著,超越一切。

懂得感恩與懺悔,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因為那才是大智慧,才是真正面對赤裸裸的-我。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