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染毒 誤我一生

軍中染毒 誤我一生

我有兩位軍中一起吸食安非他命的同袍,退伍後繼續吸毒,他們都在前兩年,先後因心臟病離開人世。我是幸運地換了一顆心臟,所以存活到今天。

文/鄧鎮銘
攝影/顏志倫

大雄哥(化名),一位吸食安非他命長達25年的癮者,在我面前,沒有印象中吸毒的萎靡神態,反而微笑客氣、精神抖擻,面對我的提問侃侃而談。

服役讓我跌入吸毒深淵

「我是在20歲當兵時期染毒,當時只是想提神,完成長官交付的任務,」大雄哥回憶年輕時的懵懂歲月。

大雄哥服役的單位是工兵,這是個專責造橋鋪路的兵種,最需要體力,營部長官特別要求任務達成的效率;有一次感冒,連上接到任務要在指定時間內完成一個造橋工程,生病加上體力透支,同袍建議他抽一口安非他命試試看。

這一口吸下去,原本感冒難受的症狀──流鼻水、打噴嚏、頭痛,全部瞬間消失,體力也迅速恢復,非常神奇。然而這一口,也讓大雄哥陷入萬劫不復的毒癮深淵。

因為這次經驗,往後什麼頭痛、牙痛、胃痛、鐵打損傷…,大雄哥都是「吸一口」搞定,也不用看醫生,太方便了。這樣單純到近乎傻氣的想法,讓他差點賠掉寶貴生命。

輾轉吸毒20多年後,有一天,突然心絞痛得受不了,家人緊急送醫,診斷出心肌發炎壞死,心臟已不堪使用,必須換一顆心臟;這時才知道吸毒會要他的命。

原來,安非他命雖然不像海洛因傷害身體的症狀明顯,例如牙齒、骨質、腎臟都會病變,皮膚也明顯潰爛,但是安毒傷害的卻是心臟,會直接奪命,更是危險。

這期間,他也嚐盡了人生被拋棄的苦痛,換心手術費用是100萬,當時資金不夠,朋友知道他吸毒,能避都避開他,只能向兩位親姊姊借貸,因為她們都嫁得不錯,財產上億。沒想到兩位姊姊竟然都拒絕接濟,寧可讓他死,也不願伸出援手。這讓大雄哥徹底心碎,原來手足對於吸毒親人是如此厭惡,也讓他看清楚,吸毒是多麼可怕!

「我有兩位軍中一起吸食安非他命的同袍,退伍後繼續吸食,他們都在前兩年,先後因心臟病離開人世。我是幸運地換了一顆心臟,所以存活到今天,」大雄哥感慨地說。

其實,之前空軍清泉崗營區內毒品丟包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國防部長馮世寬澄清,國軍染毒有嚴格軍紀管制,情況並不嚴重;大雄哥對部長這種說法頗不以為然。

「軍中染毒的嚴重令人難以想像,我的工兵單位,10間廁所有9間都在吸毒,因為部隊長官只要求任務達成,讓營長順利升官,其他一切都可以睜一眼、閉一眼,」大雄哥的說法令人震驚,這還只是25年前的情形。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