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儒:流浪祕魯當志工的叛逆醫師

李尚儒:流浪祕魯當志工的叛逆醫師

他,從小到大都是乖乖牌、第一名;他,背負家族期待進入白色巨塔,卻找不到自己的靈魂。於是他選擇出走,在地球彼端的窮鄉僻壤,看見人生的價值與希望。

文/黃馨儀
資料及圖片提供/寶瓶文化《本來是憤青-追尋內心的明日山城》

牛仔褲、球鞋,加上天真稚氣的笑容,讓民國71(1982) 年次的李尚儒看起來仍像個大學生。出生於宜蘭南澳,爸爸是造船工,媽媽在合作金庫上班的他,是大家族的長子兼長孫、班上的「萬年班長兼第一名」。大家總是告訴他:「好好念書,其他事都不用管」,聽話的他,在宜蘭中學數理資優班畢業後,也如眾所期盼地考上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放榜那天,家中賀電不斷,李媽媽走在街上都有人問:「你兒子好厲害啊!怎麼教的?」

醫學系大一到大五,李尚儒在誤打誤撞下,參加了「基層文化服務隊」,寒暑假都到偏遠地區為小朋友辦育樂營。

「12個人照顧200多個小朋友,還要做道具、上課、洗衣、煮飯,最高紀錄是忙到暑假7天沒洗澡,哈哈哈…」,回憶瘋狂的青春,李尚儒認為社團對他的影響比學校更大。

我的叛逆期來得太晚

大七實習完,李尚儒考取醫師執照順利畢業,但他卻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申請「住院醫師」,只想進入非營利組織。然而大家一看他是醫師,便以「薪水很少喔」、「你沒必要在這裡『屈就』」拒絕了他。一年過去,眼看入不敷出,李尚儒只好和長庚醫院神經外科簽約,過起父母眼中「正常人」的生活。

回到醫院,李尚儒一點也不開心,他的工作能力很強,醫病關係處理得當,但他就是不能忍受白色巨塔裡上司壓榨下屬、為了論文彼此翻臉的種種怪象,也無法和其他醫師交際應酬。更令他害怕的是,高壓力和高收入會讓人不把錢當錢看。而這一切,即便他轉到較輕鬆的萬芳醫院麻醉科,也一樣無解。

「很奇怪,我就是沒辦法把自己放在『醫生』的位置上」,李尚儒不好意思地抓抓頭說。

幾經輾轉,對非營利組織懷抱夢想的李尚儒,2010年找到了位於秘魯南部阿雷基帕(Arequipa)的一間兒童英語學校。當他向萬芳醫院遞出辭呈後,家裡的問題就來了。

「我怎麼會生出你這個怪胎!」聽到當醫生的兒子突然說不幹了,還要單槍匹馬去不知道在哪裡的「祕魯」當志工,李媽媽差點昏倒。

於是家族總動員,親戚們輪番上陣勸說他:「你爸媽這樣栽培你,希望你出社會可以賺錢,念完醫學院出來就是要當醫生,哪家的孩子不
是這樣?」「我的小孩都考不上好學校,你有機會念醫學院、當醫生,居然還放棄?」

面對親友的質問與阿嬤的眼淚,李尚儒內心掙扎不已。他知道大家說的都沒錯,但他更明白,如果像從前一樣妥協,這輩子永遠不會是自己要的人生,於是乎,他沒有接受家人的勸說,而是一個人來到了秘魯。

校長兼撞鐘 自掏腰包成立獎學金

李尚儒服務的兒童英語學校屬於免費課後安親班,位於阿雷基帕郊外的貧民區。由於校內多是前來做公益旅行的各國青年,志工來來去去,故李尚儒「升遷迅速」,短短9 個月便成為「校長兼撞鐘」,小到做洗手槽、當園丁、撿大便…,統統一手包辦。

2011 年,他曾寫信給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募牙膏牙刷,教小朋友刷牙;當學生、家長和志工生病或受傷時,他又要變回醫生,幫大家看病、包紮;更不可思議的是,他還要幫忙轉介聽障生到特教學校、找警方處理家暴…。所以一整天下來,工作加上通勤的時間,超過12小時是家常便飯,但他甘之如飴。

然而,當志工的日子並非一帆風順,李尚儒也曾在學校辦完活動後,發現筆電不翼而飛,想搭飛機去首都利馬買新筆電,結果上車不到5分鐘,皮夾就被偷,錢和信用卡全掉光,飛機也沒趕上,讓身在異鄉一無所有的他差點崩潰。

問他是如何調適這一切的?李尚儒笑笑:「其實也沒有什麼調適的過程,端看你用什麼樣的態度和眼睛去看這世界。當你不帶著異同的眼光去看待別人時,也就沒有什麼好調適了。」

除了看世界的角度,李尚儒在「解決問題」的執行力也與眾不同。為了協助當地的孩子脫離只能賣菜、幫傭、開公車的世代貧窮循環,李尚儒和志工團自掏腰包,成立獎學金,幫助想念書的孩子進入較具競爭力的私立中學。

為了尋找長期穩定的贊助者,李尚儒甚至還突發奇想地找當地台商募款,雖然只募到物資,但靠著台灣志工與國際友人的努力,資金缺口終
於補齊。

「其實我對行銷真的遜到爆炸,遇到募款都會想盡辦法逃開。所以通常都是真的很有心的人主動把錢塞到我手上,對此我真的無敵感謝他們,面對我這種『募款笨蛋』還願意相信我!」李尚儒的表情靦腆而真誠,問他為什麼願意為陌生的土地付出這麼多,回答只有「很八股」的一句:「因為愛!」

近年來,打工渡假、國際志工等議題逐步成為顯學,國內外大學因重視「服務學習」,志工證明也逐漸變身為升學利器,間接造成志工品質良莠不齊。李尚儒當校長時,曾遇過履歷表是媽媽代筆的媽寶志工、沒搭過公車的少爺志工,也「推翻」過詐騙海外志工的假慈善機構。

李尚儒感慨道:「志工服務不是不好,不好的是『人』。」他回憶大學時代要出去作志工服務前,都要先上課(類似職前教育),告訴新人何謂「服務污染」、如何「把心歸零」,還有「服務」和「被服務」之間的關係,為的就是確保志工擁有正確的心態。

「別人一定會看出你是為了什麼而來、而走」,對那些只想混張證書、申請學校的人,李尚儒幽默地說:「你還是早點洗澡,去睡覺吧!」

李尚儒的志工組織HOOP讓台灣與秘魯零

穿越2萬9,000公里,李尚儒的志工組織HOOP讓台灣與秘魯零距離。

不要妄自菲薄 用力去作夢吧

去年暑假,為了充實專業能力,李尚儒暫別心愛的英語學校,前往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國際醫療碩士,朝專業非營利組織工作者與國際醫療計畫負責人的理想邁進。

對李尚儒而言每個孩子都是他努力的最大

對李尚儒(左)而言,每個孩子都是他努力的最大理由。

「如果當初沒出國,我現在可能是主治醫師了。但如果不是去祕魯,那我在其他國家應該也會做差不多的事。不過這一趟下來,我覺得對於計畫執行的掌握度還太嫩,需要更多的經驗跟學習。」

問李尚儒會不會覺得自己放棄了「人生勝利組」的門票?他表示,沒有什麼是絕對的「人生勝利組」,但「名利雙收」和「做你想要做的事情」是兩種不同、也不見得相違背的主題,「何況我還是想賺大錢啊!」他大笑道。

「雖然台灣的大環境或教育制度,並沒有教我們什麼是『做夢』,上一輩也沒有教我們這件事,但並不代表我們不能這樣做。畢竟別人想做的,不一定是你想做的。不是大家都說甜甜圈好吃,你就一定要去排那5小時的隊!」

曾是乖乖牌,現在變成「勇敢出走」的代表,李尚儒想告訴台灣年輕人:「不要期待某某人會去拯救你的人生或環境,那跟『偶像崇拜』沒兩樣。事實上,台灣年輕人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能力也真的很好。每個人都有那個能力去改變你的人生、你的環境、你的國家和你的社會!」說這句話時,他的眼睛閃閃發亮,令人聯想起祕魯夏天的陽光。

李尚儒小檔案

●35歲的年輕醫生,祕魯志工組織HOOP創辦人。
●就讀美國華盛頓大學,進修國際醫療碩士班。
●人生目標:結合世界旅行與醫療工作。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