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轉廚師 愈挫愈勇的創意料理夢

工程轉廚師 愈挫愈勇的創意料理夢

完全不會作菜,卻想挑戰餐飲業;一創業就遇上失戀、喪父與憂鬱症三重打擊。理工科背景、月入6 萬,竟辭職投入創業路的劉年紘,堅持理想、踏實築夢,走出不一樣的人生。

文/黃馨儀
圖片提供/劉年紘、宋秀玫

擠出人潮洶湧的中原夜市,走入安靜的住宅區,兩三條巷子外赫然又見長長的人龍突出巷子口,這群人到底在排什麼?

走近一瞧,原來是「很普通水煎包」。店名「普通」,但水煎包的名稱卻十足搞怪吸睛:「學業起死回生包」、「愛情濃情蜜溢包」、「友情長長韭韭包」。在這兒,水煎包裡的起司和麻糬會「牽絲」,奶皇流沙會「爆漿」,韭菜的好朋友不是粉絲而是貢丸!這些超乎常理的組合,都來自30出頭的年輕老闆─劉年紘。

「很普通水煎包」前大排長龍

即便是大白天的住宅區,「很普通水煎包」前依舊大排長龍。

醞釀已久的創業夢

劉年紘的創業夢,要從學生時代說起。大學時,他最麻吉的好哥們自行創業開工廠,讓劉年紘心生嚮往。但因家裡不放心,所以畢業後,劉年紘進入先豐通訊擔任製程工程師,平均月薪近6萬元,也在公司裡交到女友。因為表現優秀,不到3年便連升三級,可說是公司的明日之星。

在這一帆風順之時,劉年紘卻發現自己愈來愈難忍受上班族的生活。大學就喜歡天馬行空發想點子的他,每當看見別人把自己曾經想到的點子拿去創業,內心不免暗自感嘆,也更加強想離職創業的決心。

2012年4月,由於父親憂鬱症病情惡化,需要家人照顧,他決定跟公司申請離職。就這樣,完全不會下廚的他,憑著過人的熱情與自信,帶著工作存下來的35萬,踏上創業之路。

為什麼「完全不會作菜」卻敢挑戰餐飲業?劉年紘靦腆的笑說:「我那時候算是真的很傲吧!總覺得天底下沒什麼我做不到的。不過創業一定要選自己本來就很有興趣的產業,像我愛吃美食,又喜歡享受,所以就選擇進入和『吃』有關的服務產業。」

在人生低谷看見曙光

若說「萬事起頭難」,劉年紘創業之初就是「難上加難」。由於沒跟女友商量就離職,兩人一度陷入冷戰,等他發覺事態嚴重,已追不回女友的心。

為了忘卻逝去的愛情,劉年紘開始用「研發」來麻痺自己。他天天窩在廚房做實驗,從桃園一路吃到逢甲夜市,只為找出美味的秘訣。但他愈是掙扎,卻愈像在作繭自縛。

「我創業是為了什麼?我出人頭地是為了什麼?如果沒有她,這些東西對我根本就沒意義啊!」他內心經常焦慮的大吼。

此時,家族遺傳的憂鬱症也悄悄伸出魔爪,劉年紘開始嚴重失眠,連續三、四天不能睡覺是常態,醫師開藥也不太敢吃。叔叔、姑姑先後因憂鬱症離世的他深明,藥物是治標不治本,他只能一邊與心魔搏鬥,一邊研發水煎包的新口味。

7月,父親驟然離世,這對年紘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眼看兒子愈來愈消沉,劉媽媽深怕年紘會步上父親的後塵。頭七過後,瀕臨崩潰的劉媽媽終於忍不住在靈位前痛罵劉年紘:「你知道你爸如果看到你這樣,他會有多傷心嗎?」這時不知從哪裡飛來一隻巴掌大的蜻蜓,不斷在客廳盤旋,劉媽媽立刻告訴年紘:「你爸回來看你了!」說也奇怪,劉年紘剛頂嘴回
去,蜻蜓便靜靜的停在父親牌位前。那一刻,家中安靜無聲。

劉年紘在父親靈前坐了一整夜,流淚懺悔,隔天開始,他慢慢地感受到向上的力量。走出情傷、父喪的陰影,年紘報名廚藝課,二個月後考取中廚丙級證照。就像「吸引力法則」說的,轉念,世界也會跟著轉變。

不斷嘗試 造就創意口味

「很普通水煎包」的爆紅並非偶然。早在就讀東海大學時,年紘就常跑逢甲夜市觀察商機。他發現,只要是內含「起司」或會「爆漿」,在夜市裡都大受歡迎,因此他決心要創造出符合這二個條件的水煎包。

「你知道嗎?真正高檔的起司會有不同層次的香氣,問題是它們很貴,價格保證嚇跑客人!」於是劉年紘只好不斷思索如何用平價起司做出多層次的口感。最後他發現,用三種起司混搭加上樹薯粉作的麻糬,就可以避免起司「死鹹」、麻糬遇熱膨脹成「空包彈」,又能創造出豐富的口感。

第二種「爆漿」的口味是怎麼研發的?「應該是宇宙給我的訊息吧!」年紘笑著說。當時他剛從廚房做完實驗,累得癱在沙發上想:「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是會爆漿的?」沒想到一開電視就聽到小S大喊:「天哪~這真是超好吃的!」他定睛一看,原來是「奶皇流沙包」。

興奮的他立刻上網查詢,用料不難,「但就算我把配方給你,你也不會做,因為這是製程的問題」。由於奶皇流沙在台灣極罕見,在「發明」的過程中,劉年紘面對的是一連串失敗的考驗。「每天早上起來,都可以預想今天會失敗幾次。而且天天吃失敗品真的很痛苦,因為實在超難吃!」他苦笑道。

創造兩個顛覆性的口味後,考量市場對傳統味仍有需求,劉年紘決定在傳統上進行創新。

為了研發第三種口味,他整整吃了半年水煎包,吃到看見水煎包就全身無力,最後發現,原來傳統水煎包的「決勝點」在韭菜!至於為什麼會加入貢丸?劉年紘坦承純屬意外:「其實那是之前研發另一個口味失敗,剩下太多貢丸,我想說不能暴殄天物,所以把它拿來配韭菜。」沒想到勤儉的性格,卻製造出另一種融合傳統與創新的新口味。

研發完成,緊接而來的是「行銷」的硬仗。

一開始,劉年紘是抱著保麗龍箱在楊梅街頭叫賣,後來改在學校旁擺攤。但他懷抱著「我要讓全台灣都知道我的水煎包」的企圖心,決定攻入以大學生為主力客群的中原夜市,期望藉由學生對網路的高度使用,打響品牌知名度。

去年2月,「很普通水煎包」在中原夜市開幕。但因位於夜市尾端,售價偏高,品質又不穩定,不久人氣便急速下滑,不得不資遣工讀生。那段期間,劉年紘一天只睡3小時,一人打理生意上的大小事,但他也因此發現,原來自己從前教工讀生的方法根本不對,於是又從頭研究收攤的流程。

很普通水煎包

左一圖:學業起死回生包(起司麻糬)
左二圖:愛情濃情蜜溢包(奶皇流沙)
右二圖:友情長長韭韭包(韭菜貢丸)
右一圖:外表「很普通」,內餡一點也不普通的水煎包

幸運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就在當他將流程規劃完善的當天,幸運之神降臨。擁有永和豆漿8年資歷的師傅慶哥路過,順手買了包子,5分鐘後突然跑回來說要應徵,理由是「你家的包子很屌」。隔天,因為有人在FB粉絲團〈我是中壢人〉上分享劉年紘的水煎包,攤位前的人潮立刻綿延超過50公尺,如果沒有慶哥,劉年紘根本忙不過來。

「我覺得這就是『吸引力法則』,要是那天我跟以前一樣亂指揮,第二天慶哥可能就不會再來幫忙了」,劉年紘對此深有感觸。

然而好景不常,劉年紘的水煎包因為品質不穩定,又遇到清明節連續下雨一個多月,導致生意衰退。35萬創業資本也瀕臨用盡,全靠父親的保險金挹注才撐了過來。

痛定思痛的劉年紘開始檢視每個細節,發現問題出在「溫度」和「時間」。於是運用從前當工程師的經驗,自行研發設計、找鐵工廠打造水煎包專用的溫控箱,並嚴格控制發麵及煎煮的時間。過程中,他也發現了網購的利基點。在品質穩定後,劉年紘便自行架設網站,7月份開始宅配。

此時,恰巧當紅的美食節目〈愛玩客〉前來採訪,讓「很普通水煎包」在網路上一夕爆紅,開店第3天就衝進人氣排行榜第1名!後來劉年紘也應〈旅行應援團〉之邀上節目,此後每天平均都會賣出超過1000顆水煎包,目前訂單已排到3個月後。

問年紘下一步有什麼計畫?他表示,希望先研發第四種口味「梅干五花肉」,接著進軍餐廳市場,推出「外掛菜單」等創意料理,讓水煎包從「點心」進入「正餐」的殿堂,正式品牌化。接下來再進入飯糰、滷味等易於大量加盟的領域,拓展分店。最終希望能進入台灣人氣最旺的火鍋市場,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餐飲王國。

「要創業,錢多錢少不是問題,就算只有5000元也可以在網路上開店。重點是,你有沒有想法?」走過生命的考驗,劉年紘的餐飲大夢更加紮實茁壯,跟著他一起「起死回生」的水煎包也因此有了不凡的意義。用創意顛覆顧客味蕾的他,下一步令人無比期待。

劉年紘小檔案

劉年紘學歷:
東海大學化學工程
與材料工程學系學士

現任:
「很普通水煎包」創始人

格言:
敢夢、敢做、敢不同
這就是我的魯夫精神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