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禪寶寶

快樂的禪寶寶

幸運的事何止一端,禪修的福報,在我身上應驗了無數次,我對我所修行的印心法門,及所依止的上師──悟覺妙天師父,讚嘆不已!

文、圖/鄧蓮心

是個「禪寶寶」,在母胎裡就隨著父母上了10個月的禪修課程。換句話說,在來到人間之際,我已接受了10個月的佛光洗禮;這是多麼幸運的出生!

但是,也許正是佛光淨化的原因,我的出生卻是幾經波折,並不順利。根據父親後來告訴我的說法,在產期將屆的那一週,母親接連進出醫院2次,都因生產跡象暫停而被迫出院。

醫生囑咐這樣的現象若再出現1次,就要剖腹生產,否則很危險。然而,姊姊是自然生,為何我卻要剖腹生?父親覺得奇怪。

當時因為方便看診,母親就近在一家婦科診所接受產檢;父親說,小診所可能經常接受墮胎手術,當時就覺得診所裡有些負面磁場的感受。

似乎是這個原因,我不願在這裡出生,但是母親產期已屆,時間緊迫,不能再拖。父親很著急,只好立刻詢問師父怎麼辦?那時妙天師父很慈悲,要父親立刻轉到大醫院。

奇妙的是,就在師父指示之後,當晚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出來了。結果,就在父親決定轉到婦幼醫院,我也在1小時後呱呱落地,一切安然無恙。父親很驚訝,原來禪寶寶也不喜歡陰暗的磁場,會自己選擇出生醫院呢!

當然我現在已經知道,當時師父在指示父親必須轉院生產後,同時也給了我順利出生的祝福,我的內心非常感恩,因為加持我安然來到世間的,就是我的上師──悟覺妙天師父。我要在這裡說一聲,感恩師父!

小時候,父親帶著我在道場裡的時光不算,我是到了大學加入領袖社,才算正式入門禪修,並且在禪修過程中,體會到禪的奧妙。

在學校時,社團活動很多,有時感覺累了,就到禪修會館禪定,下坐後,精神立刻完全恢復,很神奇。而且活動雖多,課業卻能掌握得宜,讀書的理路清晰明朗,成績維持得很好。

2012年,鄧蓮心(前排左二)參加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主辦的「兩岸青年領袖會交流研習營」;背景為北京奧運游泳競技中心「水立方」。

2012年,鄧蓮心(前排左二)參加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主辦的「兩岸青年領袖會交流研習營」;背景為北京奧運游泳競技中心「水立方」。

爾後隨著禪的洗禮,我漸漸覺得,如果到人多的場合,身心就會覺得很不舒服,有時頭痛欲裂,身體疲憊虛弱,但只要到禪修會館上完課,就立刻覺得能量充沛,心靈也充滿法喜,覺得很不可思議。

有時在人際相處之間,難免陷入衝突、矛盾的情緒困境裡,師父總會在上課的開示中,啟發我的心靈智慧,彷彿就是在對我說法,很是神奇,讓我茅塞頓開。

現在的我,會嘗試多為對方的立場設想,也會在同儕群聚或是工作職場中,營造法喜圓融的氛圍。我已然了解師父開示「生活就是修行,修行就是度眾」的真義。

更珍貴的是,經過印心佛法的洗禮,我已明白自己所修行的法門,不是一般的普通信仰而已,是一世難求的「正法修行」。

所謂「正法修行」,是上師以心傳心、佛心印心的印心佛法,與一般念佛、拜懺、誦經的相法修行,兩者相距十萬八千里。印心佛法是靈性修行,樸實直捷,達於心靈,是見證本心、一世成佛的唯一法門;而相法修行則是落入意識修行的窠臼,誦經拜懺只在文字表相上作功夫,根本與靈性無關,所以了無出期。

這麼殊勝的印心佛法,我是何德何能、可以不費尋覓功夫就能得到!我逐漸了解,我是多麼幸運,能夠生長在禪修家庭。父親說,他年輕時曾參訪五大山頭,尋尋覓覓,仍找不到正法,一路走來踉蹌顛簸、荊棘難行,幸而最後來到悟覺妙天禪師座下,聽聞師父傳法,才深知禪的真如實相與正法修行的妙義。

我的修行並沒有經歷這種曲折尋覓的過程,是幸運的下一代,所以我心存感激,只有努力精進六度萬行,才能回報師父的恩德。

修行以後,相對地,我的命運似乎也在無形中開展。學校畢業後,進入職場,同學們都感受到,現在的工作環境要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職位,談何容易;大多數人都面試無數次才找到工作,而且還不見得滿意。

幸運的是,我找工作並沒有費多大力氣,投遞履歷後,第2次面試就被花旗銀行法金部洗錢防制單位錄取。重點是,在就職後才知道,我的前1位及後2位錄取者,都是以約聘方式(一年一聘,無正職員工福利)錄用,我工作的部門這幾年來,只開放1個正式職員名額,而我正是這位幸運兒。

幸運的事何止一端,禪修的福報,在我身上應驗了無數次,我對我所修行的印心法門,及所依止的上師──悟覺妙天師父,讚嘆不已!

如今,每週到禪修會館上課,已是固定作息,我已深知禪修與我的生活將息息相關,我也會依著師父教導我的禪修智慧去營造人生,創建美好未來,永不退轉。

鄧蓮心小檔案

鄧蓮心在禪修家庭中快樂成長。年齡:25歲
學歷:國立成功大學經濟系
現職:花旗銀行企業金融暨投資銀行事業群
修行:2010年正式入門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北館前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