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見證自性的心靈震撼

六年見證自性的心靈震撼

過去我因為外表而自卑,也曾為情所困,耗費許多心力對抗負面情緒。禪修讓我得以從這些外在牽絆中解脫,不安的感覺也徹底去除,對此我非常感恩。

口述、圖片提供/張奕洵
文字整理/陳昊安

18歲那年,我離開馬來西亞,隻身來台求學。抵台初期,我經常想家、心情苦悶,便應學長之邀,參加大專院校領袖社迎新活動,在活動播放的影片中,看到悟覺妙天禪師緩緩說道:「世界和平不是不能也,而是不為也。」我聽了便決定:「這個地方一定要來」,有種命中注定的感覺。

之後,我有幸參加妙天師父親傳的地球佛國課程,剛開始的幾堂課,我都在昏沉中度過,師父說的話完全進不了腦袋,直到最後一堂課,播了一段日本禪寺的影片,師父說,過去日本修行人進入禪修殿堂前,必須在雪地裡求3天3夜,以示決心和誠意,現在我們的會館有地墊、冷氣,環境舒適,大家卻不知道把握、不懂珍惜。

接著,師父問大家:「想不想成就啊?想的話,我來設計課程,只要6年,就能幫助你們見性成就。」雖然師父只是輕描淡寫,但當下,我的心裡覺得「師父是認真的,是真的要帶領弟子明心見性」,我不停流下感恩的淚水,下課前的自性歌完全唱不出聲。

證道上師的帶領是禪宗修行最重要的核心,禪定或做佛事的功德,都與這位上師有關,而且明師難遇,極其珍貴。當我深切了解,師父是真的有能力,也願意帶領弟子成就,許多原本困惑的事情都有了答案,比如:人生價值何在、修行是為了成就,不像過去必須用腦袋把心得和師父上課的內容串連起來。此外在禪定相應上,我也更下功夫練習。

師父所傳的法相當殊勝而奇妙,我在修行過程中,所有深刻的經驗和體會,都不是思考的結果,而是當下的強烈感受、心靈的震撼。比如某次圓滿法門課堂中,師父帶大家禪定,說「不要想,要直接相應」,霎時間,我的名色脈輪大放光明。

對我而言,修行最重要的心得和收穫是「不再覺得痛苦」。小時候,我的課業表現優異,但因身形肥胖,加上氣質陰柔、四肢不協調,經常受到嘲弄。後來隨著經驗累積,我摸索出一套自娛娛人的應對方式,算是讓自己得到身心平衡。不過,平時雖然覺得自己對這些外在的人事相處似乎不再介意,但如果遇到外表俊帥、擅長運動的人,頓時又覺得與他們有隔閡、很難互動,深層的內在依然相當自卑。

張奕洵

張奕洵隻身在台,遇姨媽(左)來訪,不勝開心。

大學二年級時,我為情所困,因為對方無心的一句話,便瘋狂地想改變外表,減肥、染髮樣樣來,覺得「我也可以打扮自己」。原本以為,可以在外表上多點自信,結果卻連原本信心來源的課業表現都每況愈下。後來在一個因緣下,接觸印心佛法,讓我得以從這些外在牽絆中解脫,不但不再恐懼、自卑、憂鬱,就連內心的不安也徹底去除,對此我非常感恩。

從小,我看著事業有成卻又自卑的父親,深知功成名就並不會讓自己脫離自我貶抑的煩惱桎梏;而過去也因感情問題無法解脫,虛度光陰,蹉跎許多人生歲月;如今能夠遇見證道明師,修行正法,讓我的心豁然開朗,真不知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氣,我一定會跟隨師父,精進修行,直到成就。

張奕洵小檔案

%e5%bc%b5%e5%a5%95%e6%b4%b52現職:東南科大餐旅管理系學生
修行:2008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北信義第二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