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生活品質不能離開禪

提升生活品質不能離開禪

日本曾作過一項研究,將百餘名修行和尚依修行年資分成初級(年資1年內)、第2級(年資1至3年)及第3級(年資3年以上),並分別進行SF-36身心健康量表的調查,發現修行年資愈久者,其量表的調查結果也愈好。

採訪整理/謝明媛
專訪/張剛鳴博士(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心理學家亞拉伯罕•哈羅德•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在他所提出的「需求層次理論」中,訂出了5種生活需求,包括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與自我實現的需求。中國《管子牧民篇》也說:「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可見人們在生活上除了追求溫飽,也很重視生活品質。

所謂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簡稱QOL),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是:「個人對於生活的文化價值所感受的程度,與個人的目標、期望、標準、關心有關,包括在生理健康、心理狀態、獨立程度、社會關係、個人信念及環境等6大方面的主觀感受。」

人人都希望提高生活品質,這個期盼也充分顯現在科學研究中,如果在搜尋引擎PUBMED查詢關鍵字「quality of life」,可以查到超過23萬篇的相關資訊。而在各項生活品質的研究當中,最常使用的工具就是SF-36身心健康調查量表。

SF-36量表是一般性(generic)的心理測量工具,並不是針對特定年齡、疾病或治療而設計。此量表的美國版(SF-36 Standard Version)在1990年定稿,共有36項問題,主要從8個面向來測量受訪者的身心健康狀態(concept):

  1. 身體生理功能(physical functioning)。
  2. 因生理功能角色受限(role limitation due to physical problems)。
  3. 身體疼痛(bodily pain)。
  4. 一般健康(general health)。
  5. 活力(vitality)。
  6. 社會功能(social functioning)。
  7. 因情緒角色受限(role limitation due to emotional problems)。
  8. 自評健康變化(reported health transition)。

至於SF-36量表的台灣版,是由美國SF-36量表的著作人Dr. John Ware, Jr.直接授權翻譯,委由長庚大學醫務管理學系盧瑞芬教授負責台灣版使用授權。

國際研究證實 禪修有助身心靈圓滿

生活品質的改善是全方位的,尤其在面對各種疾病、疼痛或環境變遷下,是否還能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質?這是人人都很關心的。改善生活品質,不只是在金錢或經濟方面,還包含了身體健康、心理愉悅,甚至心靈生活的富足等等。擁有多年禪修經驗的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副教授張剛鳴博士表示,現代人要達到「身心靈」全方位的圓滿,禪修是不錯的方法。

張剛鳴博士指出,現今有多達350篇研究論文,都在探討禪修及靜坐冥想對改善生活品質的影響,研究對象與範圍包含了一般人、慢性疲勞症候群、長期疼痛者、癌症病人、心臟病、器官移植、慢性疾病等。

在澳大利亞,有靜坐習慣的人超過150萬,這個數字已超過當地固定上教堂的人數。

澳大利亞雪梨大學Ramesh Manocha教授的研究團隊,曾特別針對長期靜坐冥想(Sahaja Yoga meditation)的練習者進行研究,受測者平均練習時間為12.9年,平均年齡為44歲(年齡層從18至82歲)。該研究採用SF-36量表進行調查,結果顯示,343位長期靜坐者在量表中的「身體疼痛」、「一般健康」、「心理健康」、「因情緒角色受限」、「社會功能」及「活力」等6項數據明顯優於國民標準,顯示靜坐確實有助於提升生活品質(註1)。

另外,美國也曾於1999至2002間,進行過一項隨機對照研究,將130位55歲以上罹患乳癌2至4期的患者,隨機分成超覺靜坐組64人,及一般照護組66人。超覺靜坐組每天至少在家練習一次禪定,持續18個月,一般照護組則無。結果顯示,超覺靜坐組有效提升了乳癌患者的生活品質(註2)。

日本也有個有趣的研究,他們找了198名臨濟宗寺院的修行和尚,依修行年資分成初級(年資1年內)、第2級(年資1至3年)及第3級(年資3年以上)等3個群組,分別進行SF-36身心健康量表的調查,結果發現修行年資愈久者,其量表的身體生理功能、身體疼痛、一般健康、活力與心智健康調查的指數也愈好;尤其3年以上的修行者,與其他組相比,其生活品質更顯大幅提升(註3)。

生活在21世紀新時代的你,是否也想擁有全方位的良好生活品質?張剛鳴博士推薦,禪定是最好的秘方,因為禪修不但可以改善身體健康,克服病痛,增強體力與活力,還可以讓身心靈都得到全面提升,是最自然的良方。

靜坐

許多國際研究都在探討靜坐對改善生活品質的影響,答案是肯定的。

(註1)Ramesh Manocha and a.L.W. Deborah Black, Quality of Life and Functional Health Status of Long-Term Meditators.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2. 2012: p. 9。

(註2)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the Effects of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on Quality of Life in Older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tegrative Cancer Therapies,2009. 8(3) 228–234。

(註3)Fumio Shaku, Madoka Tsutsumi, Hideyoshi Goto, and Denise Saint Arnoult, Measuring the Effects of Zen Training on Quality of Life and Mental Health Among Japanese Monk Trainees:A Cross-Sectional Study.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Volume 20, Number 5, 2014, pp. 406–410。

張剛鳴小檔案

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生醫資訊與醫學工程學系副教授張剛鳴◎國立交通大學電機控制所博士
◎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生醫資訊與醫學工程學系副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醫研部顧問
◎台中市領袖教育協會創會理事長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