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鋼琴家 黃凱盈用音樂傳遞正向能量

美女鋼琴家 黃凱盈用音樂傳遞正向能量

在經歷世界頂尖音樂殿堂「茱莉亞音樂學院」的洗禮後,黃凱盈開始思索:音樂到底是什麼?音樂應該不只是在劇院殿堂演奏,才能找到價值。終於,她開創出一條不同於一般鋼琴家思維的獨特之路,她將國家劇院級的演奏音樂,跋山涉水、走入鄉間,深入世界各地,融入普羅大眾,讓音樂可以盡情揮灑,成為所有眾生的心靈樂章。

文/謝明媛
圖片提供/黃凱盈

德國,她被譽為「駕輕就熟、隨心所欲的鋼琴演奏家」;在丹麥,她的音樂被讚為「具有細膩的音樂性及純熟技巧,對音樂的處理扣人心弦,極具說服力」;她是美女鋼琴家黃凱盈,年紀雖輕,卻對音樂很有想法,而且全身充滿能量。

 

辛苦的海外學琴生涯

黃凱盈從4、5歲開始學琴,14歲便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奏,翌年15歲,當別的孩子對未來還很懵懂的時候,她毅然決然地告訴父母要出國學音樂,並遠赴英國就讀The Purcell School藝術高中,兩年後又轉往美國,分別在頂尖的茱莉亞音樂學院、耶魯大學及紐約州立大學,取得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

在一般人眼中,她的學習之路可謂一帆風順,令人稱羨;但她也不諱言地表示,其實在成功的背後,都有其艱苦及努力付出的一面,「特別是我剛去英國的時候,由於語言、文化的不同,對一個15歲的孩子來說,很難適應,而且身邊又沒有人可以幫我,所以那段期間是還滿辛苦的。」黃凱盈回憶。

後來到了美國,進入有音樂殿堂之稱的茱莉亞音樂學院,她才發現,原來學鋼琴是很孤獨的,都是自己一人在台上演奏,不像其他樂器的演奏者是與他人合作,所以她必須不停地與別人比較,競爭非常激烈。

「那是我備感挫折的一段時期,我必須不斷調適心態,才能克服這種挫折感。」

另一方面,她也發現古典音樂市場正在逐漸萎縮,所以她想:「即使我已站在最頂端的位置,面對的聽眾還是很有限。而且對這些聽眾而言,或許覺得甲乙兩位鋼琴家演奏的曲目大同小異,但這兩人卻必須在台上拚得你死我活,難道就只是為了在這個正在萎縮的市場爭得一席之地嗎?」她的心裡充滿疑問。

 

嘗試音樂以外的探索

那時她住在紐約,有一天,她坐在鋼琴前,突然腦海一片空白,放在琴鍵上的雙手不知何去何從,這讓她非常害怕。從那一刻起,她開始問自己:「音樂到底是什麼?」

她不斷思索這個問題,發現鋼琴家並不一定要在音樂廳的舞台上演奏,才能找到自我價值,還可以透過其他形式,讓音樂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我在讀博士的時候,就很清楚自己未來想走的路,與一般學音樂的人不同,我想做些不一樣的事。所以回台以後,就嘗試往不同的領域去探索,於是便出版了《溫水裡的青蛙》這本書。」

黃凱盈表示,她原是向順發電腦的董事長請益有關職涯發展的問題,偶然間聊到M型社會造成全球貧富不均、青年失業的現象,董事長鼓勵她把想法寫下來,所以她花了半年時間完成這本書。她在書中呼籲企業從事社會公益的重要,希望能以此書為磚,吸引更多人支持公益事業,以及更多企業投入公益事業。

「當公益企業與消費者聯手,就能改變M型社會『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困境,同時還能啟動社會回饋機制,讓社會擁有幸福的溫度。」黃凱盈說,「至於書名的意思,是希望世人不要忽視正在發生的問題,不要像溫水裡的青蛙一樣,大難臨頭而不自知。」

 

88巡迴活動 與人心交流

黃凱盈深入偏鄉學校,推動「88台灣巡迴」計劃,讓當地學童有機會接觸古典音樂。圖為台東與新竹的活動情形。

黃凱盈深入偏鄉學校,推動「88台灣巡迴」計劃,讓當地學童有機會接觸古典音樂。圖為台東與新竹的活動情形。

就在黃凱盈出書後不久,一位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學長Kimball Gallagher來到台灣,向她提及正在進行的「88世界巡迴」音樂活動。Kimball和黃凱盈的看法一致,都認為音樂並非一定要在音樂廳的高級舞台才能演奏,或許在一些比較特別的地方,譬如中東或非洲,可以為人心帶來更多、更正面的能量,對社會的貢獻也更大。所以Kimball在畢業之後,便一直以小規模的「沙龍音樂會」形式,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為什麼取名為88?黃凱盈說,那是代表鋼琴的88個琴鍵,同時也表示Kimball要在世界7大洲舉辦88場沙龍音樂會。當然,他的理念立刻獲得黃凱盈的贊同,並在2013年正式加入88世界巡迴的行列。

黃凱盈第一個踏上的國家是埃及。在這裡,她深深體會Kimball舉辦這個活動的真正原因──那種透過音樂,與人群近距離心靈交流的感動,是最真實的回饋,絕對是大舞台所感受不到的。她終於覺得,自己可以用音樂家的身分,為世人做些有幫助的事。如今,她已走遍泰國、突尼西亞、土耳其、法國、日本、中國大陸等數十個國家。

(上)黃凱盈(黃衣者)在緬甸邀請翁山蘇姬(綠衣者)共同舉辦音樂節活動。 (中)黃凱盈(演奏鋼琴者)與台北市民交響樂團在緬甸仰光國家劇院的表演。 (下)2015年12月14日,黃凱盈(演奏鋼琴者)在台北中山堂舉辦「我的故鄉」音樂會,結合原住民文化演出,創意十足。

(上)黃凱盈(黃衣者)在緬甸邀請翁山蘇姬(綠衣者)共同舉辦音樂節活動。
(中)黃凱盈(演奏鋼琴者)與台北市民交響樂團在緬甸仰光國家劇院的表演。
(下)2015年12月14日,黃凱盈(演奏鋼琴者)在台北中山堂舉辦「我的故鄉」音樂會,結合原住民文化演出,創意十足。

有了這些海外巡迴經驗,黃凱盈又想:自己在國外住了10年,何不在台灣也舉辦類似活動,讓自己從另一個角度認識台灣?於是她發起「88台灣巡迴」計劃,在雲林、台東、花蓮…等不是大都會區的偏鄉學校,舉辦互動音樂會,讓偏遠地區的學童也有機會接觸古典音樂,進而開啟他們更大的文化視野與想像力。黃凱盈用音樂的生命力與感染力,影響了超過1萬名偏鄉學童。

2014年,黃凱盈與Kimball在緬甸舉辦為期一週的「第1屆緬甸國際音樂節」,不僅邀請到緬甸的民主領袖翁山蘇姬共同參與,同時還帶去了由南投親愛國小學童所自製、繪有原住民圖騰的小提琴,贈予當地孩童與翁山蘇姬,成功地完成一次別開生面的國民外交。

去年底,黃凱盈更進一步地融合流行音樂及古典音樂,並打破古典音樂會的模式,集結現代藝術、原住民文化和視覺表演藝術的跨界呈現,在全台推出「我的故鄉」音樂會,可謂創意十足。而最近於5月初,在花蓮縣文化局演奏廳的演出,她更將國際音樂節的風采,以花蓮為中心,做對外及在地的推廣;她說:「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這就是黃凱盈的故事,她捨棄了一般演奏家嚮往最高殿堂的傳統道路,離開了音樂家的舒適區,在世界各地積極地以音樂促進社會人道關懷。在她的世界裡,用音樂連結人心、凝聚情感、傳遞更多有助於世界的正向力量,遠比專屬上層社會國家級劇院舞台的鎂光燈和掌聲,還要來得重要。

 

黃凱盈小檔案

美女鋼琴家黃凱盈◎出生於台灣台北

◎15歲遠赴英國The Purcell School(高中)就讀,兩年後赴美,畢業於茱莉亞音樂學院(大學)、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碩士)及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博士)

◎14歲登上國家音樂廳首演獨奏。同年榮獲日本濱松國際鋼琴學院大賽潛力新人獎、台北愛樂新秀獎最年輕得主

◎17歲與台北市民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首演協奏曲

◎求學期間,曾赴美洲、歐洲、亞洲等各國演奏,並在美國林肯中心及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

◎旅美期間,曾擔任耶魯大學音樂系鋼琴教學助理、紐約州立大學音樂系室內樂教學助理

◎2012年返台,加入異樂季室內樂工作坊及古典好好聽音樂協會,致力推廣藝文與國際音樂交流等工作

◎2013年投入《88世界巡迴計畫》,走遍泰國、突尼西亞、土耳其、埃及、法國、日本、中國大陸等數十國,並在台灣推動《88校園巡迴計畫》,至今已舉辦約80場校園音樂會

◎2014年舉辦第1屆緬甸國際音樂節,並邀請翁山蘇姬共同參與

◎2015年舉辦第2屆緬甸國際音樂節,並與聯合國合作慶祝成立70週年。同年參與籌畫及主辦世界經濟論壇、榮獲第53屆十大傑出青年獎

◎2016年成立「凱樂思藝術」工作室,計劃在台灣巡迴演出《我的故鄉》音樂會

◎作品:《溫水裡旳青蛙》文字書、《鋼琴家的音樂之旅》電子書、《萌芽》古典鋼琴獨奏專輯

◎格言:對世界抱持源源不絕的好奇心,才能發光發熱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