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禪的大生命力

見證禪的大生命力

妙天師父所傳的禪定法門,可以接到宇宙的大生命力及大造化力,我每天都認真禪定,一段時間後,嚴重的貧血現象已不復見,甚至連困擾許久的腰椎痠痛,也消失無蹤。

文、圖/周愛雲

說起我修印心佛法的因緣,要追溯到1993年,那時我工作的公司從台北林森北路搬遷到永吉路,在某個因緣際會下,我遇到了第一次見面的曾彩蓮師姐,曾師姐帶我到基隆路的道場去上課,就這樣,我入了妙天師父的門下修行,直到今日,不知不覺已邁入23年。弟子虔誠合十感恩有此福報,能夠得遇明師,修行禪宗正法。

記得妙天師父曾經開示:「能夠進入佛陀真傳的印心佛法門下修行,是過去世累積的福報。今生能成為師父的弟子,在過去世至少跟隨師父修了十世,所以許多弟子都是再來人,要把握這一生的因緣,好好修行,解脫輪迴而成就。」

回想1993年,我正面臨上班及家庭「蠟燭兩頭燒」的情況,每天不停地忙碌奔波,為生活煩惱不已。修行以後,雖不敢說一帆平順,偶爾也會遇到一些小挫折,但在諸佛菩薩及師父的護佑下,我都能以泰然的態度面對一切,並且一心堅定修行。直到今日,不論是在個人或家庭方面,我都深切感受到佛菩薩及師父的慈悲照拂。

從小,我的健康狀況就不太好,常會突然昏倒,後來歷經結婚、懷孕,身體的負荷一直都很大,而且當時的醫療環境也沒有現在這麼完備,幸好生第1胎時,平安度過了,但生第2胎時,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記得在孩子即將臨盆之際,指定的接生醫師竟因故未能到場,由於情況緊急,我在未被告知的情況下,被注射了半身麻醉的針劑,雖然後來孩子平安出世,但在我注射麻藥的脊椎處,卻從此痠痛不已,每當我彎下腰後,就無法自然挺直,非得用手重重壓住背脊的痠痛處,才能使力站直。長久下來,這個身體上的痛苦真是讓我身心俱疲。

除了腰痛,我也嚴重貧血,記得當年醫生幫我量測時,血紅素只有4gm/dl左右(正常值應該是12gm/dl以上),台大醫院的醫生還特別將我的記錄及名字標示在桌面,提醒相關的醫護人員,我是一個需要特別注意的病患。每次回診時,醫生和護士都好心告訴我要多休息,不可太勞累,他們都擔心我會突然昏倒。但當時的我為了生活,仍需正常上班,忙碌於工作,回家後還要照顧家庭和孩子。

入門以後,因為師父所傳的禪定法門,可以接到宇宙的大生命力及大造化力,所以我每天都認真禪定。一段時間後,嚴重的貧血現象已不復見,甚至連困擾許久的腰椎痠痛,也消失無蹤;這是我時時刻刻都在心中感恩不已的。

後來,法門因外界的誤解,以及有心人士的操弄,遭受空前的打壓。在這段動盪時期,因外界壓力太大,當時,我的家人也因媒體的不實報導誤解師父,在關心、擔心我的情況下,曾強烈要求我不要再去上課,但我深信,天理自在人心,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無論外界如何危言聳聽、破壞宗門聲譽,也影響不了我追隨師父的信心,破壞不了禪宗弟子一心向佛的真心;因為我的禪修見證絕非虛假。

我很清楚修行的重要,也了解印心佛法是珍貴的正法,是能幫助眾生解脫成就的大法,因為我們有已證佛道的明師,師父一心一意想要幫助所有靈性不再沉淪於輪迴痛苦的宏願,從未因法難的困頓而有所變異,所以我不受任何影響,只希望台灣有更多的有緣人,能夠進入這個「世尊真傳、正法修行」的印心佛門。

周愛雲(右)患有嚴重貧,並深受腰椎痠痛之苦多年,在禪修印心佛法後,現已不藥而癒。

周愛雲(右)患有嚴重貧,並深受腰椎痠痛之苦多年,在禪修印心佛法後,現已不藥而癒。

周愛雲小檔案

年齡:63歲
現職:家庭主婦
修行:1993年開始修印心佛法
現於新北市中和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