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行 扭轉家運

正法修行 扭轉家運

Editors choice
沒有奇蹟的佛法不是真正的佛法!修行印心佛法,除了自己得到改變、提升外,在不斷行功立德的過程中,家人的命運亦隨之轉變。

文、圖/宋怡青

從小,我就常想,人如果離開了世間,會到哪兒去呢?還有,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來到人間?是有什麼目的嗎?多年來,這些問題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無法找到答案。

由於父親長年外遇,父母感情不睦,爭吵不斷,有時還會上演全武行,在我小小的心靈裡,深深以「出生做人」為苦。長大後,對於生命意義的追尋,欲知生命解答的渴望,也愈加強烈。

上了高中後,我開始嘗試接觸不同的宗教門派,從傳統佛教的誦經拜懺,到一貫道的求道修持、基督教的靈糧堂…等等,但始終無法找到內心的平靜。

也許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碩一的暑假,我無意間聽起同學分享禪修印心禪法的好處,心生學習的念頭,回到學校後,便加入了禪學社,開啟了我的禪修之路,讓我真正明白,人來到世間的意義與目的,是為了讓靈性解脫輪迴。原本驛動不安的心終於找到歸處。

進入禪學社後,從基礎腹式呼吸學起,教導禪坐的師資告訴我們,禪坐時,啟動體內的名色脈輪,可藉由先天之炁調整體質;我聽了心動不已,回家後早晚練習。1、2個月後,長年困擾我的生理痛居然不藥而癒,自小孱弱的體質也獲得改善,甚至連火爆易怒的脾氣也變得溫和不少,在待人接物方面亦圓融許多。

這些轉變,讓最了解我的媽媽感到不可思議,也因此入門禪修。此時我才感受到印心禪法的修行,有別於過去所接觸的法門,真正可以幫助我們改變體質、變化氣質。

2003年時,我參加了悟覺妙天師父在台北南港大禪堂開設的「金剛經真修實證」講座,記得有一次師父開示:「每本金剛經都恭請一尊佛菩薩住位,有金剛經的地方,就有佛菩薩。所以在打開經書前,如果以一顆非常恭敬的心,手持金剛蓮花印,合十虔誠禮敬後,再行誦讀,也許就會看到佛經上的字變成金色,而且會跳躍出來…」,回家後,我如實去做,真的看見金剛經的經文躍出紙面,閃耀著金光,想不到我真的見證了師父的開示,令我十分震撼!

人間這個娑婆世界,充滿了無盡的煩惱與痛苦。碩士畢業那年,也是我入門禪修的第3年,家中遭逢巨變,父親罹患嚴重心臟病,須開刀治療;弟弟國中畢業後,因吸食海洛因,反覆進出戒毒中心,多年未見成效;此外,家人也時常為了金錢問題爭吵不休。原本以為我的人生已走到谷底,孰料後面還有更大的難關正等著我。

不久,家中宣告破產,欠下上千萬債務,連居住的房子也面臨法拍,讓才開完刀、康復的父親得到嚴重憂鬱症,足不出戶;哥哥從台北離職後,回到高雄,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能在堂姐家打零工,女友也因此離開他;至於弟弟,依舊四處招搖撞騙,吸毒的情況每下愈況;而媽媽每天為了生計,到處借錢,根本沒有心思繼續禪修。家中氣氛只能用「愁雲慘霧」來形容。

面對如此困境,我深深體認到家業的沉重,不禁想起妙天師父曾經說過:「當福報享盡後,災難便隨之而來」,我心中很清楚,家裡的困境絕非我一人之力可以扭轉,於是我在佛前發願,願盡一切所能來利益眾生,祈求佛菩薩能拯救我的家庭於水火之中。

此後幾年,我幾乎將工作以外的時間都投入接引;因為師父說,布施是第一功德,尤其是接引有緣人來修行的無相功德,更是不可勝數的天大功德,我希望能藉由這樣的接引功德,讓我的家庭走出黑暗。

於是,我每天清晨都搭第一班捷運,到公司附近的公園或在捷運站周遭發送禪修傳單,假日則與禪修會館的師兄姐們挨家挨戶地拜訪鄰里、分享禪修心得、開設結緣班。雖然家人和男友都無法理解我為何如此拚命,但我心中明白,芸芸眾生,每個人都希望得到佛菩薩的眷顧與福澤,但無功無德,何以了業?何來福報?所以不管再疲憊,我都咬著牙堅持下去,因為我堅信,佛菩薩一定會為我開啟人生的另一扇窗。

師父曾說過:「沒有奇蹟的佛法,不是真正的佛法」,這些年我見證了這句話,就在我拚命行功立德的過程中,家中情況逐漸好轉,父親憂鬱症得到控制,重新步入職場;哥哥找到一份理想工作,獲得長官賞識;而被父母放棄的弟弟,不僅自己去醫院戒毒,也開始工作,甚至創業,如今已擁有自己的公司。我真的不敢相信,原本清寂悲苦的家,竟再次傳出歡笑,一家人重拾平安喜樂的新生活。

回首過去,這一路走來,我的心中除了感恩,還是感恩,因為這一切都是我跟隨妙天師父修行所得到的福報啊!此恩如山,無以回報,我只能更加努力接引,幫助更多人有機會和我一樣,修行禪宗印心佛法,離苦得樂。師父的宏願是希望地球早日成為「地球佛國」,我也發願以師志為己志,朝此宏願努力。

禪修讓宋怡青找到生命方向

禪修讓宋怡青找到生命方向,見證自己和家人的命運改變,因此發願幫助更多人。圖為宋怡青(右)與先生及兒子。

宋怡青小檔案

學歷:
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碩士

現職:
家庭主婦

修行:
2002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新竹新埔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