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脫胎換骨的印心佛法

讓我脫胎換骨的印心佛法

禪坐中,我看到體內的細胞由黑轉為光亮,從喉嚨、甚至深入到氣管及肺部,都被清淨的佛光洗淨。

圖、文/林逸齡

從小,我就是「高敏感」一族,除了皮膚容易過敏,心思更是高度敏感,能體會他人的感受,因此常成為別人傾訴的對象,但自己卻沒有能力轉化,所以內心常感苦悶。

加上從小家庭氣氛壓抑,身邊的親人(奶奶、舅舅、外公、爺爺)又在我國中前接連過世,更讓我對人世間的一切充滿疑惑──既然一定會死亡,為何又要出生來到人間?我究竟是誰?我來人間的目的為何?

這樣的疑問,一直持續到我就讀高雄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當時我是想從國外心靈成長的角度來尋求答案,進而解決內心的不快樂、煩悶與焦慮。

的確,學校所學解答了一些內心的痛苦,例如原生家庭的舊經驗、潛意識等等,也告訴我如何去處理與面對,但我總感覺只是摸到表層,很難追根究底,無法徹底拔除痛苦。

就在此時,研究所的學姐邀約我到禪修會館上課,那時我的睡眠品質不佳,也時常心情低落,到了會館以後,我彷彿被洗淨一般,感覺好舒服,回家後也很好入眠,不容易胡思亂想。只是當時我沉醉於愛情的美好,又希望能靠外界和自己的能力來改善問題,所以便到紐西蘭打工、度假一年。

在國外生活沒有壓力,的確開心又自在,但回到台灣後,卻發現問題(家庭、工作壓力)依然存在,我這才體悟到,唯有靠內心的轉化,才能真正解決問題,讓自己獲得快樂。在嘗試許多方法後,我知道修行印心佛法是唯一能夠幫助心靈解脫的光明大道。

因此,我每個禮拜都從宜蘭往返台北上禪修課,幾乎風雨無阻。漸漸地,我發現原本緊繃的身體變得輕鬆、自在了;盤腿也從剛開始坐10分鐘就痛到不行,提升到可以禪坐1小時以上,而氣脈暢通後,我的蕁麻疹也不藥而癒;睡眠也從剛開始的思緒繁雜,到後來是頭一碰到枕頭便能入睡。

在工作方面,身為老師的我,過去時常喉嚨痛,可是在禪坐過程中,我看到體內的細胞由黑轉為光亮,從喉嚨、甚至深入到氣管及肺部,都被清淨的佛光洗淨。而且在我修禪這5年裡,也沒有因為感冒看過醫生,實在讓我難以置信!真的很感恩妙天師父的大愛與無私,給予我如此殊勝的佛光與福報。

過去,我只要講完一堂課,就會氣喘吁吁,但自從學了腹式呼吸後,現在就算上一整天的課,也依然精神充沛!

因為家族有高血壓和猝死的病史,我經常會感到胸悶,可是就在我禪定專注明心脈輪時,發現心臟從一開始的悶痛,慢慢轉為放鬆,最後逐漸看到光亮,真是不可思議。

在心理上,我也從過去的容易焦慮、擔心、害怕,到現在可以遇事從容不迫,常處於悟覺妙天師父開示的「平常心、心常平」狀態,自在又安心,這都是我過去難以想像的境界,想不到現在都做到了。

因為自己常保內心清淨,加上經常專注禪心脈輪,承接天的能量,因此工作更加有效率;在處理學生爭執時,也更能感受他們的真正需求,而讓雙方都能圓融、圓滿地解決問題。同時我也將這樣的靜心方式教給學生,讓他們在上課前先將心靜下來,調整狀態,讓學習效果更好。

修行讓我明白此生為人的最終目標,是要讓靈性解脫、成就,成為無量壽、無量光,不再受輪迴之苦,因此在看待事情上,我認知到整個宇宙運行、緣起緣滅的道理,不再強求任何事。因為唯有常保內在清淨、快樂,才能影響他人,讓有緣人也能聽聞印心佛法,這才是此生當務之急。

當不再執著他人對自己的期待時,反而更能看清社會認定的普世價值(如金錢、物質享受、職位權力…等),是捆綁自己心的原因。所謂厚德而能載福,當修練好自己的心,有足夠的德行去利益眾生,自然福氣就會到來。

但,人世間的福報有限,終有用完的一天,到時災難將至。我希望所有眾生都能修行佛陀真傳的印心佛法,離苦得樂,早日於佛國淨土團圓。

林逸齡

林逸齡修行印心禪法後,常處於悟覺妙天師父開示的「平常心、心常平」狀態,自在又安心,讓她非常感恩。

年齡:
1981年生

學歷:
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社會科教育學系
高雄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

現職:
宜蘭縣私立中道高級中學小學部導師

修行:
2012年開始修行印心佛法
現於台北天母禪修會館共修

 

分享給更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