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在我們經歷的每一個當下

「禪」在我們經歷的每一個當下

文•圖/周遠馨

好多年來,我是個在靈性旅途上迷失的羔羊,是悟覺妙天師父的慈愛,把我帶回了家。我19歲就受洗成為基督徒,在基督書院念書時,便定時去傳福音,也發願要侍奉主耶穌。進入社會後多年,發現「教會」是個空殼子,只有形象,我的靈性在教會裡並沒有成長,去教會做禮拜,成了一種形式。我離開教會很多年,在黑暗中摸索,尋找讓靈性成長的方法。

經過美國主流的趨勢,我接觸了「打坐」,自己聽錄音帶、看書,打坐了兩年。雖然「感覺很好」,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後,就遇到瓶頸,無法提升。

因此,我開始到處探訪老師學打坐,接觸了日蓮教、印度教,以及幾個美國負有盛名的靈性導師,但是都沒有特別的感應。

後來是一位和我們共修的日本師姐,當她聽到我在四處打聽哪裡可以學打坐後,在停車場找到我,把我帶到精明師兄家的印心佛法道場。自此,我這迷失的羔羊,就被領了回來,回到心靈的故鄉!

這些年來,很多人問我:「你到底是基督徒,還是佛教徒?」

自從和悟覺妙天師父修行後,我的內心從來沒有一次懷疑過,也不曾覺得背叛了教會。反而因為禪修,和師父印心,讓自己和上帝的關係更接近。我能夠放下意識的障礙和評判,用「心」來看教會。讀聖經時,能夠對經文有更深層的瞭解,因為我能夠用「心」去體會,而不是用「腦袋」去讀。禪修後,我能用更清凈的心,去體會、相應上帝,這讓我在內心深處起了巨大的轉變,這些都不是教會能夠給我的。禪,真的是超越任何宗教,涵括宇宙本體萬物的大法則。

很多人會對打坐有偏見,甚至排斥打坐,那是因為他們不瞭解,也不願瞭解「禪」的真實義。基督教和佛教的教義,是有很多不同、甚至抵觸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共同點;譬如業障和原罪、三位一體、光、道,而兩者最終的目的,都是要回到靈性的家-天堂、佛國凈土。

現在,我對別人質疑我到底是基督徒,還是佛教徒,都能處之泰然,因為我現在是透過靈性的眼睛來看世界,以及周遭的一切。禪是沒有偏見的,我的心和禪相應,也沒有偏見。宇宙的至尊是佛,是上帝,也是阿拉。無論我們用什麼語言標籤來稱呼祂,都是一樣的。我的理解是:耶穌也是一位得道的佛,在不同的文化和歷史的框架裡,來到世間,度化眾生。我的師父也是耶穌,在現代的歷史和空間裡,來到世間,度化眾生,帶我們回家。

所以,我的心可以是基督徒,也可以是佛教徒;但我的心也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佛教徒。這顆心沒有偏見;這個靈性沒有宗派,永生不滅。歷劫千百億萬年後,終於回到了家!感謝師父帶我回家!

我在美國最大的餐具公司擔任開發工作,經常在美國國內出差,也會去中國出差。剛到公司的前6個月,真的是十分辛苦。雖然心裡早有準備,知道禪修後,佛菩薩要考驗我的「修」和「行」有沒有同步,把我放入污泥裡,給我機會成長。公司的環境真可以用「步步驚心」四個字來形容,就是一個「阿修羅世界」的寫照。我不時地提醒自己,隨時保持清凈的心。

我和公司總裁發生了意見上的衝突,後果還挺嚴重的。兩天後,總裁召集會議,請人事主管和我的直屬上司來做溝通協調,讓我們兩人可以平靜地瞭解彼此的立場。這個協調會是我禪修後,最大的一個見證和考驗,讓我在艱難的瞬間,保持平靜的心,如如不動。最後,總裁和我兩人握手言和。

會後,人事主管到我的辦公室來,對我說:「妳今天在協調會上的表現,令我們都很佩服;妳不但很平靜地面對別人對妳的批評,不像一般人都會為自己辯解,雙方都不願讓步,但妳卻很平靜、成熟地接受,而且不畏懼地表達妳的想法,讓我對妳留下很深刻的正面印象。」

他指著我書架上放的師父法相,「雖然我不知道妳的師父是誰,但是我知道他把妳教得很好;妳今天的表現不凡,是他的功勞!」那一瞬間,我真高興自己沒有丟師父的臉!頓時,我了悟到一個真理:原來「禪」不是在課堂上,也不是在會館裡,而是無時無刻在我們經歷的每一個當下;「禪」也不是語言教導,而是我們所經歷的每一個事件。這位主管所看到的我的表現,其實就是一個禪行菩薩的禪行!

感謝師父在修行路上,對弟子的引領與照顧。弟子追隨師父修行,堅定不移,永不退轉!

周遠馨小檔案

居住地:
美國洛杉磯

學歷:
台灣基督學院畢業
美國蒙大拿州大學人類學碩士

工作:
任職於美國首位餐具用品公司Gibson Overseas
瑜伽教學老師

禪修經歷:
2007年進入洛杉磯禪修中心修行印心佛法

 

分享給更多朋友: